Archive for 四月, 2014

by
「Who to blame? The genes!!」 已關閉迴響。

「Who to blame? The genes!!」


2014
04.26

今天演講完回家,太太跟我訴說早上小葉上圍棋課的故事。小葉上圍棋課一直忍不住插嘴,打斷老師講話。講的話卻又跟上課無關。最後搞的老師很生氣,上課的時候爆氣。

聽了之後,我原本對小葉很生氣。可是回想了一下我小學的時候,等等,錯了;不只小學,我國中、高中也是這樣!我從小在老師講課的時候都會忍不住插嘴講一些自己覺得很幽默的話。不過不是我臭屁,我插的話都真的很有趣,每次都讓全班笑呵呵。可是老師常被我弄的哭笑不得,上課常被打斷而氣的牙癢癢。

想到此,我不由得驚嘆基因的力量。從悲觀的角度來看,去罵小葉也沒有用。並竟這是基因驅使的啊…

樂觀的來看,或許這麼歷練下來,未來他也有機會變成一個幽默風趣的傢伙?

Never overlook the power of genetics!!

罵小孩前,先回想一下你自己小的時候是什麼德性!其實最該怪的,就是你!

 

(歡迎分享)

Share
by
「當老師的,不拼不行!」 已關閉迴響。

「當老師的,不拼不行!」


2014
04.26

今天一早開車趕到武陵高中。這是之前答應天下雜誌所辦的四場教育論壇中的最後一場。這三個禮拜的週末,台北、新竹、高雄、桃園都跑遍了,講「For the student, By the student, Of the student」,講MOOC,講翻轉。

平常一週五天行程滿滿,週末又全台跑,說不累是騙人的。但每次看到論壇中四五百位~七八百位老師的烱烱眼神,就覺得有這麼多老師想改變,我怎麼能喊累呢?

每次演講完看到好多老師來跟我說,他們對於教學,又有了不一樣的看法;有的原本想退休的老師,跟我說聽完後他考慮要晚點退休,再為教育多拼幾年。這些都讓我感動不已。今天在武陵演講完,回家收到桃園柯老師的來信:

========

葉丙成教授您好:

我是桃園高中的英文老師柯定吟, 今天很開心能在武陵高中聆聽您很有理念且教學現場也十分受用的實務分享,真的為中小學的填鴨教育注入一線生機 ! 有了您的啟發,回家後立刻就拾起論文與教案設計的動力 (目前在師大心輔所進修),很多點子變源源不絕地湧出。

教書第四年,這屆帶高三,面臨了教學的瓶頸,上課沈悶讓我無力。真的很想讓高三的課堂生氣蓬勃,讓年輕的生命可以對世界充滿好奇心。謝謝您今天如此豐富與活潑的教學點子,還有很懂學生心理的睿智提醒與妙招,讓我迫不及待想嘗試:)

謝謝您,讓我看到了好多當教師好好玩的一面:)

========

我一直很希望老師能感受到,當老師是很有意義、很有挑戰性、卻也很有趣的一個志業!看到柯老師最後寫的那句話,真的很催淚~

是的,只要我們投入心思,老師這個工作也可以好好玩的!

 

台灣沒有資源,要競逐世界,靠的是人才。而人才靠的是教育。

台灣的教育如果沒做好,台灣就不會有未來。

台灣的未來,不在財團、不在政府、不在KMT、不在DPP。

台灣的未來,是掌握在我們當老師的人的手上。

我們當老師的,不拼不行!

 

(歡迎分享)

Share
by
「一段令人悲痛的故事」 已關閉迴響。

「一段令人悲痛的故事」


2014
04.24

對於許多年輕人來說,林義雄先生只是一位常常戴著斗笠默默走路的堅毅陌生長者。看到他禁食,有的人只把他當成是一個怪怪歐吉桑。畢竟,當林家血案發生時,很多人都還沒有出生。

如果你不認識林義雄先生,或不清楚他曾為台灣的民主付出了多慘痛的代價,我真的很希望你能花一點時間看下面的這個影片。裡面對於台灣歷史上最令人悲痛的林家血案有很清楚的敘述。林義雄先生身陷囹圄之際,家中老母與一對稚齡雙胞胎慘遭殺手利刃刺死。摘自影片敘述:

「下去到地下室的時候,兩個孩子就像破布娃娃一樣在地上,一個眼睛還睜開,半開者;一個嘴巴開開,都這樣雙手朝上。那個時候腳都軟了,都要暈了、都要昏倒了…」

~蕭裕珍(時任林義雄秘書)

作為一個爸爸,看到這段話,我好難過,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不管你擁核或反核,你都應該看看這個影片。揣摩一下林義雄先生是以什麼樣的心境,在當初林家阿嬤跟他可愛的雙胞胎被刺死的舊地,為台灣禁食反核四。

你可以反反核,但至少你應該尊敬這樣一個人一生為台灣的犧牲與付出。

(請幫忙分享,讓更多年輕人看到林義雄先生的故事 <(_ _)> )

【台灣演義】林義雄傳: YouTube Preview Image

Share
by
「更正啟示:關於洗碗…」 已關閉迴響。

「更正啟示:關於洗碗…」


2014
04.23

更正啟示:前幾日,我寫過一篇網誌,提到女孩子第一次去男友家吃飯,應該要幫忙收拾,以避免有不好的第一印象。

經過幾位朋友私下的善意提醒,我決定還是把文章改掉了。原因是,有很多人認為那段文字會導致誤會,加深性別分工的刻板印象。

我的原意很簡單,任何一個女生或男生,第一次去對方家裡吃飯。給對方家長的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一舉一動都要注意。我們去朋友家吃飯,都還會搶著幫忙收拾,更何況是去對方家長家,對方家長辛苦煮了一桌菜呢?幫忙收拾、洗碗是應該的,男生女生皆然。

有朋友提到說,既然這樣,那為什麼特別提到女生呢?

那是因為我過去身邊朋友的經驗,給對方家長第一印象不好的女生跟男生比起來,事後要爭取家長的認同辛苦許多。

這是否不公平?是的。我能改變家長的想法嗎?我做不到。而當時我認為我能做到的,就只能特別叮嚀女同學有這樣的情況要注意。但我原意並非要去加深刻板的性別印象。

若我曾在無意中,導致部分的朋友有這樣的印象,我在此跟這些朋友道歉。

<(_ _)>
(請幫忙分享)

Share
by
「課堂分享:交友、服務、融入」 已關閉迴響。

「課堂分享:交友、服務、融入」


2014
04.21

今天在課堂上,跟我們班上同學分享的一些觀點,也希望對其他同學有幫助~

  1. 朋友很重要,大學以前,比較容易交到真心的朋友。年紀漸長,離開校園、踏入社會後,就很難跟陌生人敞開心胸。要再結交知心摯友很不容易。在大學畢業前要努力多認識交心的好朋友!
  2. 在系上的每一位同學,都可能是以後相互扶持的貴人。畢業前,務必結識大部分系上同屆的同學(電機系至少要一百人以上)。這對你的未來很重要!(認識外系的也很重要~)
  3. 為公眾服務,即使自己用心付出,也未必會得到大家理所當然的回報。不要因為這樣就覺得很委屈,進而爆氣。想想當初為大家服務的初衷。為大家做事的人,要耐的住寂寞~ (1995 台大數學系系學會長爆氣有感~)
  4. 轉系的同學,一定要主動付出更多來融入系上。參加電機之夜、電機營等工作,非常重要。這是讓你能真的透過長時間共事而讓很多系上同學認識你的機會。若不好好把握,終究只會被人當過客。轉系的同學,請務必要踴躍報名系上主要活動的工作人員喔!

希望大家大學畢業之後,在這些點上不會有任何懊悔!

(歡迎分享)

 

Share
by
「一位真正的資優生」 已關閉迴響。

「一位真正的資優生」


2014
04.19
梅峰故地重遊,才驚覺時間過得好快,上次在這是已經是24年前的事情。還記得高一暑假,楊維哲老師帶著我們幾個台大數學輔導的高中小毛頭,在與世隔絕的山上住了一周。記憶中就是每天上數學、下午去菜園、打桌球。

還記得那時候有個高我一屆保送台大物理的學長被楊老師抓來當助教帶我們。我跟那助教打了一個禮拜桌球,感情很不錯。不過後來就沒見過面了。

後來輾轉聽到這資優生畢業後去拜師學北管技藝而放棄物理路,之後就沒再有他的消息。那時候覺得這樣優秀的人「走偏了路」」、「實在好可惜」…那時候也很納悶,助教的爸媽怎麼會「放任自己的資優孩子胡搞」?

直到四年前當某生口試委員,突然看到他的碩論參考資料中,有一個隱約熟悉的名字。咦!這…這…不就是助教嗎?

原來助教他後來結合音樂、物理、科學,做許多特別的研究。走出一條很精彩的路。我不由得佩服起他的父母;能看出孩子的天賦,信任孩子,讓孩子自由探索自己興趣。他們真是很令人佩服啊!

各位,你道我小時候碰到的這位能拋開資優生包袱、勇於探索自己、我心目中惟一一位真正的資優生是誰?

 

就是台大音樂所的蔡振家老師 😀

Share
by
「老師,你這次出的題目真長!」 已關閉迴響。

「老師,你這次出的題目真長!」


2014
04.18

昨天傍晚,電機系必修課「機率與統計」五班聯合期中考考完,我從明達考區走回系館。路上有幾位同學騎車迎面而來。他們很熱情的跟我打招呼。其中有一位同學說:「老師!你這次出的題目真長!」。

同學,很顯然你…你…真的不懂葉老師啊~ 這次的考題最長的也不過 1/3 頁,這怎麼可能會是我出的題目呢?下面這樣「長」的題目,才真真是丙紳出的考試題目啊!

========

2013 丙紳機率與統計期末考題 – 瓊斯博士的奇幻旅程》 (收錄於「葉丙成的機率驚艷」– 究竟出版社)

2013 夏,Dr. Jones (簡稱瓊博) 受 Prof. Hey (老葉) 之邀,再次到東鯤太學訪問。一年不見,瓊博發覺太學周圍似乎多了數家「米必勤」速食店。好奇之餘,在地圖上標出幾家店的位置,驚見一個魔法五星陣。五星陣的中心,竟是校中神祕的湖心亭。 

當夜,瓊博把老葉拉去湖邊,隱約發現亭下湖水中藏有一石,七彩的光芒不時耀現。兩人下水把那石撈了上來。其石形樸,但有一面甚為平滑,上以小篆刻有「天問」二字。老葉驚呼:「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天問石?!」

瓊博不曾看過布袋戲,不知此石之奇,竟拿出考古小槌敲擊該石,老葉不及阻止。一時間天旋地轉,兩人如墬五里深淵,不省人事。兩人悠然醒轉之際,發現身處華麗的宮宇中的布幔之後。殿中有一老婦,對著大王模樣的人哭哭啼啼:「魯君啊,老身苦啊!!」

魯君:「曾媽,妳在苦啥啊!」

曾媽:「大王啊,有三個傢伙在街頭大喊我家阿參殺了人,阿參不是這種人啊!」

魯君:「唉,人言可畏啊。上次寡人說好要幫他安排的教職,可能就沒辦法…」

曾媽:「大王啊,教職不好找的啊,您上次已經說好的,不能反悔啊!難道要他步上他指導教授的後塵,浪跡天涯找工作嗎?」

魯君:「可是怪獸家長很可怕的啊!寡人惹不起啊…」

曾媽一聽,益發哭的不可收拾。

老葉聽了,決心出來圓場,與瓊博掀幔走出。未料,殿中眾人大駭:「金…金毛人?!」,瓊博驚呼:「Holy cow!」說也奇怪,此言一出,眾人竟回復平常,見異國人而不怪。老葉趁此空檔,進前跟魯君建議:「不如我們來做個調查,如果七成以上的家長都覺得曾參是好人,那大王就聘他吧?」

魯君:「請問先生,該如何做?」

老葉:「派軍士到各處人家探詢家長認為曾參是否為好人,是或否?」

魯君:「為免日後家長鬧事,兩位先生敢以項上擔保此調查結果正確?」

老葉:「我對調查結果的正確性有九成以上的信心!」

魯君:「那寡人該如何配合兩位先生?」

老葉:「敢問大王,您的軍士做事是否嚴謹?」

魯君:「慚愧啊,軍士中行事敷衍之人,百中有三。」(謎之聲:調查誤差百分之三以內)

—————

(5%)  a. 已知春秋時期通訊技術落後,怪獸家長不易串連生端,各家家長獨立不受其他家長影響。若你為老葉,請問應向魯君請求軍士探詢多少位家長才能達到九成以上的信心?

(5%)  b. 若魯君表示,要探詢多戶家長有困難,最多只能探詢千戶家長。經詢問之後,恰恰六成人認為曾參是好人,誤差正負百分之三以內。請問老葉對這樣調查的信心度有多少?

—————

老葉與魯君應對之際,瓊博百般無聊,取出天問石端詳。未料魯君見此奇石,眼露兇光。佔有之心,溢於言表。魯君一手便要搶,瓊博竟反射性的取皮鞭鞭笞之。魯君受此大辱,怒命眾兵擊殺瓊博。說時遲那時快,刀劍及身之際,瓊博虎軀一震,拉了老葉閃過刀劍,反手取出小槌敲擊天問石。一陣天旋地轉後,發現身處某大宅中,堂上有一匾,書寫「來燕堂」。

堂中坐有一位風流瀟灑,衣冠磊落之中年人,正細品茗茶。旁邊跪有一軍裝打扮青年將領,長相雄奇英偉。只見那青年將領開口:「啟稟安相,侄兒已於淝水佈置萬全,只待時機一到,奇襲必定功成!惟萬事俱全,侄兒仍有一憂。」

謝安:「玄侄不妨直說!」

謝玄:「我晉軍多世家子弟,近來時興一惡習。部隊每到一處,軍士便忙於自繪個人形象與該地風情。繪畢便相互傳閱,見好友畫便以拇指沾朱砂,捺印於圖上以示讚賞。世家子弟皆以收集讚印為好,致軍務不顧。侄兒甚為苦惱!」

老葉心想:「怪怪,這不是跟現代臉書自拍打卡相彷嗎?原來社群行為源於東晉?!」

謝安:「這可不成,玄侄,你怎麼處理呢?」

謝玄:「侄兒已令下,將所有軍士之自繪圖沒入。眾軍士見要割捨自身百讚之圖,莫不涕泗縱橫。特別是收集讚數越多的人,士氣受影響越大。侄兒不知如何是好?」

謝安沉吟踱步,片响,擊掌笑曰:「有了!玄侄速速吩咐下去,公告諸軍士,自繪圖均會保全,待淝水大勝便發還,並將依各圖讚數行賞。大勝後,每讚發與一兩金。如此必能戰勝!」

謝玄:「安叔此計妙極!如此多讚者士氣必然大振,淝水之戰必勝!安叔,我速速回軍部署!」

—————

(10%)  c. 若已知東晉世家子弟有每人皆有自繪嗜好。東晉軍中共有一千世家子弟,每人戰後存活機率為 0.5,每人存活與否為獨立事件。若已知每人收集讚數彼此獨立,且每人收集讚數從 1 讚、2 讚、…、到 200 讚都機會均等(1/200)。請問,謝安戰後犒賞黃金總兩數之 MGF 為何?

(5%)  d. 承上,犒賞黃金總兩數之期望值與標準差為何?

—————

聽畢,瓊博、老葉方知淝水之戰晉軍能以寡擊眾,此中竟有此內幕!適時有一莽燕高速飛入堂中,直擊瓊博,瓊博痛叫一聲。謝玄倏然變色:「哪裡來的奸細?咦?金…金毛人?!」瓊博見狀不對,忙與老葉忙逃出大宅,直衝烏衣巷。未料在朱雀橋頭遭前後追兵夾擊,情急之際,瓊博急忙槌擊天問石,兩人又墮入虛無空間之中。待一切靜止,發現身處鬧市之中。此處男子多虬髯,女子多體寬且衣著暴露。

忽而身旁眾小販驚呼:「金…金毛人?!」瓊博:「Holy cow! Not again lah…Orz」眾人竟又恢復常態。瓊、葉二人方知,此秘語可開啟天問石之「入境隨俗模式」,非常好用!此時飢腸轆轆,兩人遂入一酒肆飽餐一頓。

酒肆中除瓊葉外,另有一桌,坐有一白面書生與慈祥老者。只見老者看著手中詩作,頻頻擊桌讚嘆:「妙極!妙極!此乃仙人之作。太白,你乃天上謫仙人啊!」

太白:「賀翁,您太抬舉我了啊!」

賀翁:「太白,你堪稱詩仙,勿要謙虛啊!」

只見兩人相談甚歡,相互進酒。酒過三巡後,瓊葉發現此兩人講話漸漸粗魯起來,原先的文雅之風,全然不見。料想李白跟賀知章二人酒品應是不佳。酒仙之說,怕是後人過譽。沒想到李、賀二人竟開始為了誰的酒量大,爭論不休,講話越來越大聲,最後竟然開始以番文相互 battle:

太白:「Please, you are as useless as the “t” in “pitch”!」

賀翁:「I can’t be mean to you, it’s “love animals” week!」

太白:「You are like the first slice of the bread in the bread. Everyone touches you, but nobody really like you!」

賀翁:「You are so fake, Barbie is jealous!」

老葉心中讚嘆,不愧是大唐盛世,國際化程度如此之高,更沒想到後世黑人街頭的 trash talk battle 竟是源自大唐!見李賀二人 battle 的面紅耳赤,老葉遂起身做公道伯:「兩位可否聽丙紳一言?如此爭執不是辦法,不如由我做公道,兩位開始比賽。看何者喝的多為勝?」李賀二人稱是,酒仙大戰於焉展開。 已知李白喝酒非常神勇,不管之前已經喝了多少,對於之後還能喝多少,似乎完全沒有影響。賀知章喝酒的模式也是一樣。李白平均每次酒聚喝的總量是二升。賀知章因年長,平均每次酒聚飲酒總量是一升。

—————

(5%)  e. 若李、賀二人飲酒總量相互獨立,不受對方影響,請問在酒仙大賽中,李白總酒量 X 與賀知章總酒量 Y 的 joint PDF 為何?

(5%)  f. 李、賀二人總共喝的酒量,期望值為多少升?標準差又是多少?

(5%)  g. 瓊博跟老葉酒足飯飽,決定投注酒仙大賽結果為樂。瓊博押李太白勝出,老葉押賀知章勝出。請問最後是李太白勝出的機率為何?

(10%) h. 瓊葉二人決定投注賠率 W = 「酒仙大賽贏家飲酒量」/「酒仙大賽輸家飲酒量」。請問 W 的機率分布為何?

————–

酒仙大賽後,李賀二人均醉倒,店掌櫃前來索酒錢。瓊博、老葉這才發現身上無開元通寶可支付。掌櫃氣急,欲綑綁報官。瓊葉無奈之餘,只得再拿出天問石槌擊烙跑。這次,他們會在哪醒轉呢?又會碰到什麼事呢?

一切留待 2014 再續…

 

(歡迎趣味分享)

Share
by
「培養孩子正確創業觀不能等!」 已關閉迴響。

「培養孩子正確創業觀不能等!」


2014
04.15

前陣子,有一次帶太太跟小葉、小小葉去參觀學生新創公司剛裝潢好的辦公室。我指著一些位子跟小葉說那個位子是程式設計師、那個位子也是程式設計師。

我太太本身也是程式設計師,她就跟小葉說:「你看,寫程式的都是當員工。」

結果小葉就非常的沮喪難過,因為他滿喜歡寫程式的,也滿喜歡當老闆的。
後來我指著 CEO 的位子跟小葉說:「那個大老闆自己以前就是程式設計師。其他這些程式設計師也是公司的股東,也算公司的老闆。所以寫程式還是可以當老闆的!」

小葉這才眉開眼笑對他媽說:「你看!你看!誰說寫程式的不能當老闆!寫程式的也可以當老闆!!」

孩子的創業觀念不能等!下次要開始灌輸他,創業最重要的就是不跟老爸老媽借錢,也不找老爸老媽當保人。不過家人最重要,以後賺了錢要分給爸媽才行。

培養這種正確的創業觀念,要從小做起才行! X{DDD

Share
by
「老師應有免於恐懼的教學自由!」 已關閉迴響。

「老師應有免於恐懼的教學自由!」


2014
04.12

今天的演講結束後,一位在高中任教的年輕女老師來到舞台前,跟我談起了她的教學路。言談之中,我可以看出她是對於教學充滿熱情幹勁的好老師。但身為一個校內很資淺的老師,她也承受了很多的壓力。我聽著她講著這一路走來的種種無奈,也讓我的心揪住了。

最讓我覺得難過的是,她提到當她為了班上的孩子,特別找了一些特殊的國外教材給孩子們,希望能活化學生的學習。結果,當晚就有兩個家長打一九九九去告狀,隔天老師就被長官關切了。

聽的當下,覺得十分的荒謬、憤慨、無奈。

當一個老師用心在活化孩子教學的時候,還要每天晚上擔心是否有家長會打一九九九告狀,這老師還能怎麼持續的為孩子用心付出?這老師還能這麼熱血,犧牲自己週末的時間來聽我演講,我真的覺得這真是她班上孩子的福氣。可這樣的老師,還要受那些混帳家長的鳥氣?

對教學有疑問,是不會跟老師請教嗎?是不能等隔天再跟老師聊聊嗎?這些家長把老師當什麼?隨便就可以打一九九九投訴?隨便就可以用片面之辭去暗箭傷人?

這根本是糟蹋人。這樣子糟蹋人,還冀望人家為你的孩子用心付出?如果老師時時都要在被投訴的恐懼之下,他如何能好好的在教學上改進、創新?

因此,我深深的覺得,老師應該有免於恐懼的教學自由。當然,老師的教學應有其基本規範,例如:不能擺爛、不能歧視學生、不能傷害學生尊嚴等等。我認為這個社會應該要訂出老師教學的基本規範後,就放手讓老師有教學上的自由。只要老師沒有違反規範,老師都有權利設計他的教學方法不受任何干擾。那怕是什麼天皇老子打什麼電話投訴,老師都毋需為之折腰。

一個社會,如果不能讓老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它的教育註定是死氣沈沈,無法百花齊放的。台灣的未來在於教育,如果台灣的教育死氣沈沈,台灣也毫無未來可言了。

老師,應該享有免於恐懼的教學自由!!

 

(歡迎分享轉載)

Share
by
「佐藤學對?or 丙紳對? Why care?」 已關閉迴響。

「佐藤學對?or 丙紳對? Why care?」


2014
04.12

今天在建中舉辦的天下雜誌教育論壇,很高興看到現場好幾百位老師,在週末的時候來參加。我很感動。這次的演講,我再次闡述我這幾年的教育理念「For the student, By the student, Of the student」。整場演講維持我一貫演講的作風:演講超時到不行…(汗

很高興的看到老師們今天反應都很熱烈。特別是演講後,好幾位老師來跟我說今天的演講讓他們很想改變。有快退休的老師跟我說,今天聽了以後,讓她又燃起了熱情想好好的做一些不一樣的教學!

這真的讓我很開心,也很感動。我們花這些時間演講,就是希望能把老師們心中的那根引信點燃!讓老師重拾對教學的熱情。很高興這些老師讓我知道,他們真的被點燃了!

有件事情倒是讓我滿意外的,幾位老師在演講結束後,一直跟我說我的教學方法跟佐藤學哪裡不同哪裡不同。其中有位老師跟佐藤學有很深的互動,對佐藤學的了解非常深刻。老師們跟我說主要的差異有三點:

======

1. 佐藤學反對學生以任何電腦、影片的方式學習。他認為這樣子學生在學的時候沒有時間做高層次的思考。這原則跟翻轉教室很多用影片教學的作法衝突。

2. 佐藤學在中正國中的教學活動中強調,學生小組中學習好的同學,不應該讓他去教學習較差的同學。應該讓學習好的同學繼續往上成長,不應該讓他把個人的時間花在教人身上。這跟我的 By the student 教學方法中學生分組,成績同舟一命,學的好的同學幫助學的慢的同學一起進步,完全不一樣。(我跟張輝誠兄的學思達是同一邊的!)

3. 佐藤學在中正國中的講評中,表示老師不該在課堂中給與學生 hint。這跟我在翻轉教室中周遊列桌,發掘學生思緒卡在哪裡,給予學生一些 hint 以誘發他們繼續往下走的作法,很不一樣。

======

演講後,老師跟我有很熱烈的討論,想知道哪邊才對。坦白說,我對佐藤學的理論並不熟悉。去年曾有朋友給我學習共同體的書,可是我並沒有看。

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佐藤學老師雖然很厲害,但是他再怎麼厲害,也不會比我對我自己的學生了解。為什麼我要去看別人的方法,然後讓他的原則來限制我的教學?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

我很有信心,作為一個老師,作為一個最了解我自己學生狀況的老師,只要我願意想、願意試,我絕對能開發出最適合我的學生的教學方法!我不需要別人來告訴我什麼不能做!

前面三點的不同處,我可以說明我的理念為何:

======

1. 現在的小朋友從小滑手機、打電動、看電視長大,這群 YouTube 世代對於影片的吸收能力遠比書本文字高。所以用影片教學是讓他們可以更快吸收(但是要看科目,文科的科目還是適合以閱讀為主的方式教學)。

另外高層次的思考並不是只能發生在聽講的時候。透過好的題目設計,讓學生在課堂上做題目、討論,也可以誘發出高層次的思考。

2. 我個人的經驗還是要讓學生互相幫助,同舟一命,分數連坐,才會真正形成好的學習夥伴。而且學生教別人,才會讓自己了解的更透徹。很高興我的想法跟張老師的想法是一致的。

3. 該不該給 hint,該給多少 hint,是因該要根據科目的不同、學生的學習狀況,而有不同的調整。所以如果說以一個原則要來概括所有教學的話說不能給 hint 的話,我並不認同這樣的原則。

======

所以搞到後來,是不是一個教學,各自表述?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到底誰有理?到底誰才對呢?

都對,也都不對。佐藤學、輝誠兄、丙紳,我們都用各自的方法、理念,在我們各自的學生身上教出我們期望的成果。所以我們都對!但我們的方法在別人的學生上,要直接套上就說一定要這樣才對?No!都不對!

各位老師,在您自己的班上該用什麼原則、什麼方式操作才對,只有您才知道啊!!因為您對您的學生最了解,因為您對您的科目最清楚,因為您對您的教學成效觀察最直接。老師們盡管放膽去試、去觀察、去調整,您最後試出來效果最好的那一套,就是對您學生而言最棒、最對的一套!

管他什麼阿佐、阿誠、阿丙誰對誰錯,自己的學生,自己最懂!讓我們勇敢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教學流吧!

 

(歡迎分享轉載)

Share

total of 1824039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