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3

by

寫給某位不知活著有何意義的同學 – 我的經驗


2013
06.24

我大二時也跟你一樣,覺得人生很冗,不知道活在這世上有什麼意義。

二十年後,每天都能做自己覺得很酷很棒的事情,我覺得人生很有意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命,老天會安排給你這個人最適合你的才華、最適合你個志趣的一個事業,讓你去做。這就是你這輩子的使命。問題是你什麼時候才會找到這個天命?

我二十年前沒有這個感覺。但是二十年後,我回過頭來看,我現在之所以為什麼在做某些事情,在這二十年當中似乎都有跡可循,似乎都是有個力量在幕後慢慢的把我帶到最適合我做的事情上。我每每回想過去的這些歷程,都會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找到自己的天命,每天為著天命而活、而奮鬥,那種充實的感覺是很難可以領會的。二十歲的你很冗沒錯,那是因為你還沒有被引領到屬於你的舞台。在你被引領發現到你的舞台之前,你必須要多認識人、多鍛鍊自己、多了解自己、多探索這個世界。

這樣,當有一天你被引領到早為你設定好的舞台時,你才會知道,你才不會錯過,你才會把握機會發光發熱!

人生不冗,只是你時候未到啊,孩子…

(Welcome for sharing..)

Share
by

[期末廢文] 一顆克補對人生的啟示


2013
06.20

每天吃完早餐,我習慣吃一顆克補。為了怕受潮,藥罐口的封膜我只開了一小洞。每日為了倒出一顆克補,總要搖罐許久,才會有一顆掉出。

今日早餐食畢,我打開罐子便要搖。不料這次輕晃一下,便有一顆從小小的封膜口非常帥氣的直衝出來。我一手拿著準備吞食,另一手拿著餐盤要放入水槽。心理正高興今天居然這麼順利時,不小心手一滑,這顆帥氣的克補便掉入水槽。最後只好無奈的將它拎入垃圾桶,另外再辛苦的搖出一顆吞食。

這顆帥氣的克補雖然最後變成垃圾,但它卻深深的啟發了我許多思考。做人,如果很莽撞,動不動就衝第一,是不是就很容易陣亡?下場就變成垃圾?我們是不是要審慎一點,不要隨便登上舞台。在出頭之前應該要好好省思一下再出頭?

但隨即轉念。難道我們該像那些在罐內被外在勢力搖來晃去,卻還死不出來、死不改變的克補們一樣?它們永遠都不想出頭,只想窩在罐內。當老闆沒有好好照顧時,這些廢宅不知道何時自己也會受大環境的影響而慢慢受潮、侵蝕,最後連登上舞台的機會都沒有,就跟其他死不出頭的廢宅們一起變成垃圾?

這,還不如當一顆帥氣的克補,即使後來有變成垃圾的風險,但至少它曾經登上舞台發光、發熱過。比起那些死不出頭,只想跟夥伴們緊抱一起,直到慢慢爛掉的那些傢伙,這樣的人生精采多了。

各位,與其龜著慢慢爛掉,我們還是學那克補帥氣的衝一發吧!

(歡迎分享~)

Share
by
畢業了,該輪你來教我了! 已關閉迴響。

畢業了,該輪你來教我了!


2013
06.16

今天是台大電機的畢業典禮。這幾年因為臉書,即使畢業了還是能看到同學的動態,感覺好像還是在身邊一樣。別離的感受,沒有那麼直接的衝擊。

但是回頭再看,幾年前常看到動態的同學們,漸漸的都少在臉書出現了。或是因為工作忙碌,或是因為研究壓力,在臉書上的排序權重也慢慢的越變越小了。

別離,還是有的,只是透過臉書的緩衝而在無感中慢慢成實。許許多多的同學,在畢業之後為了自己的前途打拼,成為一個個努力往上飛的風箏。風箏努力往上飛,但是鮮少回來…

對於老師而言,畢業其實代表了一個很重要的意義:這些在我們自以為最好、最重要的教育原則下所訓練出來的學生,終於開始要上戰場了。

我們教的東西真的有用嗎?我們真的有訓練出我們希望他們要有的能力嗎?這些都是值得老師思考的問題。可是,同學畢業後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很少有人回來告訴老師。

於是,老師就一直在自己的那一套中打轉。出去外面,別人總是尊稱教授長教授短,大家總是禮貌有加。老師卻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樣看待自己這些年來所教的東西,和自己所在乎的能力。

直到有一天,我們才驚覺我們教的已經脫節、已經不是這個變化萬千的世界所需要的。

今天畢業典禮,同學們對老師三鞠躬,表示心中的感謝。如果同學們真的很感謝師長,我很期望同學在離開校園後,不管是去職場工作,或是去國外好大學深造,能把你看到的東西帶回來給我們。

請你讓老師知道,我們教什麼很有用?教什麼沒有用?國外人家有什麼制度、什麼課程、什麼訓練方式是台大電機沒有的?而你覺得什麼是我們該效法?把你在外面的世界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帶回來給我們吧!

如果沒有你們離開校園後的經驗來形成一個 feedback loop,老師光靠自己是很難看出自己教學的盲點的。 我曾經想開一個暑期研討會,邀請在國外唸書當助教的同學們把美國一流大學的課是怎麼教的,跟老師們分享。無奈,最近忙的事情太多,無暇籌辦這樣的活動…

不管研討會能不能辦,無論如何,還是很希望大家能在畢業之後,幫忙擔負起教育老師的任務。讓我們可以看清楚自己的教學跟外面世界的落差,進而有機會再進化。

不用擔心老師已經忘了你很生份。只要你願意回來教老師,請不要客氣給我這個榮幸請你喝一杯星巴克咖啡!Anytime!!

最後,再次祝 B98 同學畢業快樂!

Share
by
第一部微電影 已關閉迴響。

第一部微電影


2013
06.12

人生第一次參與電影的拍攝,2013 台大畢舞影片「Hour Step」終於出爐上線。今天總算第一次看完全片(畢舞開幕時在貴賓室沒看到QQ),我都不知道男主角前面說過那種話 ~"~

http://vimeo.com/68024059

這電影,除了客串大叔業餘外,一切都是 Pro 級的啊!

Proud to be one of the team~

拍片感想:http://pcyeh.blog.ntu.edu.tw/2013/06/04/我的導演教會我的事/

Share
by

第一個女友、第一次舞會、第一支華爾滋


2013
06.10

帶 1993 年大一下認識的正妹參加 2013 台大畢舞。整整在一起二十年整!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參加舞會。

有多少人,人生的第一支舞、第一支華爾滋是跟自己的老婆跳的呢?

Lucky me!!!!!!

Share
by
深夜食堂 ~ 寫于台大畢舞之後 已關閉迴響。

深夜食堂 ~ 寫于台大畢舞之後


2013
06.10

努力減重的王子公主們,
曲終人散,
紛紛聚集於麥叔叔跟下,
謙卑地啖著漢堡薯條。

於是,
大麥克缺貨了。
遲來的老師,
失望而歸…

~ 寫于台大畢舞之後

Share
by
對學生多一點信心、少一點懷疑 已關閉迴響。

對學生多一點信心、少一點懷疑


2013
06.08

當老師,真的要常常小心自己生出偏執心。老師見到學生行為與我們預期有差距時,常常腦補「這學生一定是怎樣怎樣才會這樣這樣」,進而對學生生出失望心。

這些天,我差點又犯了這病。曾有一個同學這學期上課的時候頗積極,這幾週卻完全不見人影。心中不免生出一絲懷疑:他是否是玩過頭?求學不夠認真?

適才在臉書送了訊息問他最近如何?他告訴我這幾週為了全心投入參與一個國際性的大比賽,所以才沒來上課。後來他們得了銅牌獎,真的很厲害!

這個事情再次讓我警惕:為師者,見生之過,切勿急忙腦補。先關切,再作定論。

或許我們都該對自己的學生多一點信心、少一點懷疑〜

Share
by

清大通訊所演講


2013
06.07

6/7 下午會去清大通訊所演講。我不清楚場地是什麼樣的,不過如果除了通訊所的同學外還有多餘位子的話,有興趣的清交同學可以參考看看。

講題:簡報製作與表達
Date/Time : 2013.06.07 / 2:20 PM
Location : 台達館216

Share
by
我的導演教會我的事 已關閉迴響。

我的導演教會我的事


2013
06.04

兩個月前,深夜二時許,一個不認識的臉書 ID 送了一個訊息給我:

「老師,我覺得你跟蔡沛然神似,請問我可以把你的照片加到蔡沛然們嗎?」

當時心中 OS:「不久前去 LA 開會被櫃台的黑人大媽說是 Johnny Depp Style,怎麼被這怪咖列入沛然幫? 」

為了一展臺大教授寬宏的氣度,只得苦笑回應:「有趣無妨,頗ㄏ…」

他不知道我心中正在淌血…

兩個月後,這個 ID 又找上我了。這次他找我拍電影。他自稱是畢舞影片的導演,想請我客串影片中某個神祕人的角色。當時我只覺得從沒拍過片,似乎很有趣就答應了。我跟導演許算的奇妙邂逅,就此展開。

第一次拍片,是傍晚在普通教室 103。一到那邊,發現團隊人真不少。之前背的台詞,嚇的忘光光了。拍片的時候,我真的很緊張。不知道姿勢怎樣才對,講話的表情該是怎樣,台詞又該怎麼說。當下深深體悟,會演講不等於會說台詞@@

所幸阿算真的很厲害,安撫人心真的很有一套。他從頭到尾都是一直掛滿了笑容,很有耐心的帶我,用了各種方法讓我安心。「老師,台詞不記得沒關係,我們一次拍一句就好!」、「老師,這個畫面拍起來很棒!」。

阿算讓我看到了,領導者要以溫暖的心來帶人,讓人安心。

週六炎熱的午後,我們約在農綜館頂樓拍外景。我看著阿算一會跑來我這跟我解釋分鏡圖,一會跑去跟攝影師說明怎麼取景。同個畫面拍了許多次,拍了看,看了拍。終於拍到好的畫面,我看阿算在頂樓高興的手舞足蹈。

阿算讓我看到了,領導者要對自己做的事情充滿熱情,才能感動自己的夥伴。

另一個週末午後,我去阿算宿舍配音。阿算的房間有著相當棒的錄音設備。我們跟劇務鄭小妹一起,配了一個多小時的音,總算配好。之後阿算秀給我看他是怎麼一個 clip 一個 clip 調 gamma 曲線,讓整體影片色調統一,又是怎麼樣每句話語都要調 fade in fade out、消掉口水聲。他對影片完美品質的堅持,讓旁邊的我深深被震撼。

阿算讓我看到了,領導者要堅持對完美的追求,不打折扣。

某日半夜兩點,阿算很興奮的丟了一個連結給我,是他剪好的預告片。他告訴我,團隊夥伴跟著他上山下海,當然要趕快剪個酷成果給大家看一下,才能安定軍心!

阿算讓我看到了,領導者要努力抓住夥伴的心,才能一起賣命為理想打拼。

這次的第一次拍片,真的讓我學到很多東西。除了影片、錄音的知識之外,更讓我從阿算身上看到該如何帶領一群學生團隊。我更開心的是又能認識一個對自己的夢想充滿熱情的瘋子,一個超野小敢半夜問一個不認識的老師可否加入沛然幫的怪咖。

Salute my very first director, Cyril Hsu, and the cool Hour Step team!!

把我列入沛然幫的事,我…就不再跟你計較了…

(歡迎分享)

2013 台大畢舞影片 Trailer: http://youtu.be/sPuRV9xuCPQ

導演側拍劇照:

Share
by
自由時報專訪 已關閉迴響。

自由時報專訪


2013
06.04

謝謝自由時報陳怡靜小姐的報導。原本以為是七月刊載,同學告訴我我才知道是昨天登出。

我父親是很有威嚴的人,而且我們就是很傳統的台灣父子,感情十分內斂。做的不錯時,頂多是點點頭讚許一下,很少放的開去跟對方說什麼心中的感動。我很感謝陳小姐,讓我能夠透過這種方式讓老爸知道我對他的景仰。

我也很感謝同學們在報導中的 touching 話語,能當師生,在彼此的生命相遇,真的是很難得的緣分。我們要好好珍惜這難得的緣分喔〜

當老師真是很棒的工作!

關於老爸:http://www.libertytimes.com.tw/news.php?no=684950&class=paper&category=life

同學訪問:http://tw.news.yahoo.com/教育園丁-大家談-221816216.html

報導主文:http://www.libertytimes.com.tw/news.php?no=684949&class=paper&category=life

Share

total of 1916846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