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13

by

說起當助教、老師的工作啊(三)


2013
03.30

兩年前我被陳毓文老師詢問是否願意接任教發中心教師發展組的工作。雖然在電機系研究的壓力很大,而我自己在教學和學生輔導也花很多時間,但我沒有猶豫的就答應了。因為我仍然記得當年朋友們只把助教當一份工作,而我眼見他們空手入寶山而回的那種遺憾。我覺得有機會能夠幫助更多年輕人體認到老師這份工作的本質,讓這個社會能夠多更多對當老師有所憧憬的年輕人,這是我們台灣未來能否進步的重要關鍵。所以我接了這個工作。

公衛學院很熱血的黃俊豪老師有一次對我說,他趣稱說我們像Vampire一樣,可以看出誰是跟我們一樣的異類。在這兩年的教學工作坊中,我觀察著講者跟聽眾。我從台下的助教們,看到有許多眼神,根本就是我類Vampire的眼神!我旁觀著台下的小Vampire跟台上的大Vampire的交流,深深覺得我們台灣還是有希望的!我們要能夠多培養出更多小Vampire,讓他們之後在台大和台灣各地當老師,這就是我們台灣二十年後進步的關鍵!

台灣人才薪資偏低的狀況,是目前整個台灣面臨的困境。台灣優秀的工程師被三星挖角,業界起薪比其他國家低。台灣的教授薪水只有香港、新加坡的四分之一。低薪資的問題是全民都在面臨的問題,大家都很無奈。政府的財政負擔又很重,餅越來越小。五年五百億過兩年可能就不會繼續了,到時候頂大的經費從哪來?這些都是很令人憂心的事情。

所以包括台大和所有的頂大都在開始有過苦日子的準備,預算很難有成長的空間。台大目前教務處助教的薪水,跟其他學校比起來並不低。但是我們也深知對於一個很有熱誠很投入的助教,我們付他們再多錢也不夠的。所以我們能做到的,就是竭盡我們的所能去幫一個對教學有熱誠的助教,讓他的教學能進步,讓他的教學知能更夠更精進。這是我們對他們的熱誠所能提供的最好回報!

也因此,我們找了對教學很有熱情的中Vampire,卓越TA們當TAP,去幫新任助教做隨堂觀察、建議。也因此,我們去找很多對教學有熱誠的大Vampire來教學工作坊,希望給小Vampire們有所啟發。我們的幹事們為了辦這些演講,每每都要加班到晚上九點十點,但是他們都沒有怨言。因為他們有好幾個也都是台大助教出身,他們深知他們這樣辛苦的工作對我們的下一代是多麼有意義,對台灣是多麼重要。

但是同樣一件事情,如果用不同的眼光看,就會有不同的感覺。小Vampire看TAP跟工作坊演講,就會覺得這是好棒的服務,可以幫大家教的更好。可是如果只把助教當工作的人,大家自然會把TAP跟在職進修當做是「規定」,當做教發中心在折磨人。之前在BBS上有人對在職進修的許多怨言,讓我們很熱血的幹事們很傷心。因為這不是我們教發中心的本意。我們希望能幫大家在教學的路上一直精進,作為未來台灣的好老師。有些同學說他的工作不需要教課,教他聽溝通表達的課對助教的工作沒有幫助。 我想說的是,我們除了各位助教工作的本身之外,我們更在意的是大家未來長遠的發展。這些演講為的是讓大家未來在職場上能更成功,而不是只是為了目前的助教工作而已。We want to help you develop yourself to be an excellent teacher in the future!

同學會問,講的這麼好聽,可是你還不是拿資格在壓我們?沒去參加就會不能當助教。其實我們也很無奈。就好像修課一樣,很多課大家都是自己想修才去修,可是如果沒有期中考、期末考的話,是不是每個人都會自己很自動的念書念的很踏實?我想應該不會。任何很好的用意的制度,都會有必要之惡來幫助驅使大家。

你說我們願不願意做這種事?我們很不願意啊,每次演講都要在那邊費時的蓋章發貼紙有的沒的,根本是辛苦極了。可是沒辦法,不這麼做就沒辦法維持一個制度。如果沒有形成一個制度、一個認證的規格,我們就沒辦法爭取到常態性的經費來辦這些活動。今天能有學校願意給我們常態性的經費,是因為我們能有一個認證跟在職進修的規定。如果沒有這些制度,我們怎麼有經費可以辦這些幫助教學精進的活動呢?

話說回來,同學們的意見,我們都有虛心檢討。比如說有同學覺得上廁所還要被人注意,很沒自尊。就好像現在老師報帳很多規定都把老師當做賊一樣防。老師既然不願意被這樣,我們也應該對同學有所信任才對。 所以我們也開會檢討過,應該要對同學有所信任,不該像防賊一樣。以後會給同學更多尊重。這是互相的,我們也希望同學能在我們給予的尊重下,不要取巧讓我們難做。

另外同學提到有些演講對工作沒有直接的幫助。我們也正在研議如何能對同學更有幫助。所以我們將會考慮在下學年採行多元在職進修的方式。有些系所或是有些教學中心他們如果有些演講會對他們的助教有直接的幫助的話,我們也會在評估認可後開放鼓勵同學參與這樣的演講來作為在職進修。

除此之外,也有助教提到希望能直接從資深助教們得到直接的經驗傳遞來幫助教學。所以我們也將考慮試辦助教互助社群的方式抵免在職進修。我們會讓七八為助教們去邀請一到兩位卓越助教當他們的mentor,在一個學期中有三次以上的社群聚會,分享彼此的教學困擾、經驗、建議。初期我們會先小幅度試辦(隊數有限制)。如果效果很的話,我們會在開放更多社群來成立。

總之,助教們的聲音我們都有聽到。我們也很努力的在思考如何能讓助教更有幫助。台灣整體的教師、助教薪資比其他國家低,這不是我們教發中心所能改變的。但是我們教發中心能做到的是,持續用心提供我們助教們更多的support,幫助有心的Vampire們成為更好的老師。這是我們在教發中心工作的每一位的心願!如果真的有同學是當教務處的助教而工作時數被交予不合理超時的工作,請你不用客氣直接來直接讓我們知道。我們教發中心一定會想辦法幫你、保護你,絕對不會讓你被人無理的奴役的!

當老師是一個非常快樂的工作,我們非常希望能幫大家也能體會當老師的快樂!最後再送給大家一次我最喜歡的一句話:「A good teacher is like a candle, it consumes itself to light the way for others.」

我們一起加油!

台大電機 葉丙成

(歡迎分享)

Share
by
說起當助教、老師的工作啊(二) 已關閉迴響。

說起當助教、老師的工作啊(二)


2013
03.30

我的父親,葉勝年教授,是早年留美後回台的少數人之一(台灣退出聯合國後兩年1973回台)。他是李國鼎時期跟曹興誠、蔡明介、曾繁城、史欽泰等人被派去美國RCA取經回國,投入建立台灣第一座積體電路工廠。直到後來他到了台灣工業技術學院(台科大前身)當教授。我從小就在台科大後面、公館國小旁邊的教授宿舍長大。 美國不算的話,建中是我念過最遠的學校 X{DD

我父親對學生非常嚴厲,學生看到他都很敬畏。可是他也對學生很用心,常常把學生抓回我家,在餐桌旁督促著學生改論文。有學生父母早逝的,我父親過年時會找那學生來家裡圍爐,讓他感受到家庭的溫暖。當時我只覺得有陌生人來我家,實在有夠討厭的!

長大了點,我發現常常有我爸的學生畢業後來找他。別人是結婚時送喜帖給老師就很不錯了,他的學生則是帶著女朋友來我家跟老師報告說:「老師,我要跟她結婚了!」(我心想那個女生心裡一定超尷尬,來見一個陌生的老師)。別人是小孩滿月時送油飯給老師就很不錯了,他的學生則是抱著小baby來給老師看說:「老師,我家猴因仔滿月了!」。這些情景,我從小看到大,對教師這個工作的憧景,也因此與日俱增。

在幾年前我父親退休的時候,他歷年來的學生幫他辦了一個很盛大的餐會。餐會中每個學生一一的上台講老師對他們的點點滴滴,和他們因為老師而在日後的人生有了什麼樣的成功境遇。我一邊聽著,一邊看著我父親,我眼眶都紅了。他當年因為離開而沒能成為電子大亨之一,可是在那個當下,看著他的學生對他的景仰、感激、溫情,我認為我父親是這世上最富有的人!

能夠讓學生的生命因為我們而有所改變,他們的人生也能因此比較成功、圓滿,而他們也願意把他們人生中的joy回過來與我們分享。這世界還有什麼比教師更好的工作呢?

一個人是老師與否,不是在於他的職銜是「教授」還是「助教」,而是在於有沒有真的「教」人。一個沒能使學生成長的講者,即使是有教授的身分,也不足以稱為師。但一個真的用心教學生、讓學生有很多收穫的「助教」,他就是一個確確實實的老師。所以我在密大當助教的時候,我對自己的定位就是老師。對於終於有機會當人家的老師,我內心不住的澎湃!即使學校付我的薪水不足以買我那樣的付出,我依然甘之如飴,無怨無悔。

而我得到的東西很多,有學生的友誼,有被我感動在我後來職涯總是毫無保留為我大力推薦的任課老師,有莫名其妙跑來的講師機會讓我後來找教職很有幫助,還有我經過千錘百鍊出來的英文簡報能力。這些都是我當初沒有想到的!其他那些只把自己當助教,每天抱怨老師要他做這做那的,抱怨老師沒能讓他當RA以至於要淪落當TA的朋友們,他們從這個工作中的收穫就很有限。因為他們就只是把助教當做賺錢的工作而已。 我每次都好為他們可惜。

這樣的惋惜,直到兩年前的一個行政工作找上門來。(待續)

台大電機 葉丙成

(歡迎分享)

Share
by
說起當助教、老師的工作啊(一) 已關閉迴響。

說起當助教、老師的工作啊(一)


2013
03.30

2000年我去密西根大學念博士,在2001年時當上助教。密大的助教很多都是要上討論課,很多都是老師給助教一些講義或是作業題目,讓助教去講解。

我當了助教之後,老師也沒有規劃要我講什麼,他叫我隨意。為了做好這個工作,我開始跟
課。這一跟就跟了四學期。同樣的課,四個學期,一百三十六堂課,我沒缺過一次。在每學期的跟課,我去觀察老師這學期教的快還是教的慢,哪裡教的清楚哪裡比較不清楚。我會在我的討論課去幫他補充。

密大的規定,並沒有要求助教跟課。

一般的助教都是跟老師要講義、要材料、要題目讓他去講解。我從來沒跟老師開口要東西。我自己從頭設計一套講義,那講義有系統的介紹我自己對於那門課所悟出來的種種秘技,對於學生理解跟解題非常有幫助。這套講義恰恰跟老師那滿滿都是證明的講義,形成完美的互補。學生對於我的講義驅之若騖,我的課大家都不敢缺課,深怕拿不到我的講義跟我的講解。

密大的規定,並沒有要求助教要自己發展一套講義。

有一年在我跟指導教授meeting時,得知他下週要出差去開會。我問他那他教的機率課怎麼辦?他說只好停課,以後有機會再補。我當下跟他爭取,請老師務必給我這個機會,這一整個禮拜的課交給我,我來幫你教。老師看到我這麼積極,就決定讓我教。這是我第一次站在課堂上講授正式的課程。我花了許多心力去準備,第一堂課學生完全沒有反應,超冷。我心裡超難過。朋友安慰我說外國人來當助教,教的不好是應該的。可我真的很不甘心!第二堂、第三堂加倍努力準備,終於得到學生很棒的回應。我也因此得到了獨立教授一門課的自信!

密大的規定,並沒有要求助教要幫缺席的老師補課。

2003年,我當助教的那門課,原先預定教課的老師沒辦法教了。系上找上我,問我能否幫系上教這個課。我連想都沒想,就說沒問題,交給我吧。那一整個學期,我真的是快累趴了。 系上付給我的是助教的薪水,可是我做的是一個教授的工作。但我做的很開心,因為英雄缺的是舞台,不是缺薪水。多虧我之前當助教時自己撰寫講義、開發教材,所以我教這門課的時候,有充分的能力可以備課,教的很扎實。學生給我非常高的評價。自此之後,到2005年畢業為止,我都是當系上的講師,又幫他們開授另外一門課。這些課後來也都成為我回台大電機之後開課的重要素材。

密大的規定,並沒有要求助教要幫系上當講師授課。

在那四年的時間中,我做的事情,遠遠超過學校對我們助教所預期的。我所做的事情不是他付給我的那一點薪水所買得起的。可是我在那四年,過的非常快樂。我每學期最期待的就是學期末,要打開系上給我們的教學評鑑的那個時候。每次打開教學評鑑,看到許多學生講「Benson, you are the man!」、「Benson, thank you so much. If it were not you, I would…」。能夠確切的感受到我自己的努力讓好多學生學的更好,學的更懂,那種快樂,直到現在,都是我沒辦法戒除的上癮症。

日常老法師說過:「教師是世界上最好的職業」。黃俊傑老師也說過:「教師是提昇生命的偉大志業」。作為一個工作,教師是這世上最好的工作。不是因為它是鐵飯碗,不是因為他有退休俸,而是因為我們真正有機會去影響許多人的生命,讓他們變得更好。能夠去幫助別人的生命提昇、進步,這世上沒有別的工作比這更珍貴了。這也是為什麼雖然業界薪水比教授薪水高好幾倍、學生碩士一畢業薪水就比我們高,可我們還是有許多人願意在學校內好好打拼。

我為什麼想教書呢?這就要說到我的父親了。(待續)

台大電機 葉丙成

(歡迎分享)

Share
by
實驗,修的是毅力,煉的是韌性 已關閉迴響。

實驗,修的是毅力,煉的是韌性


2013
03.22

日昨在課堂上送給我們班學生的話,也分享給其他理工電資的同學們。另日得閒我再寫一篇文章 🙂

實驗,修的是毅力,煉的是韌性;

實驗沒被bug磨,只是浪費時間。

以後為了自己好,請大家不要再幹譙助教沒能幫你迅速解bug…這都是為了你好啊~

— 一個助教時期人稱神之助教閉眼就可幫學生解bug讓學生迅速做完實驗回家而多年後深自懺悔的老師留

(歡迎分享)

Share
by
能夠真為一件事瘋,是一種幸福。 已關閉迴響。

能夠真為一件事瘋,是一種幸福。


2013
03.20

今天偶然看到電視上某部戲有位老師說了一句話:

「我認為能喜歡一件事情能到達瘋狂的地步,也是一種才能!」

這句話讓我深思許久。作為老師,我常常會聽到有人感嘆找不到自己的興趣跟夢想。但或許不是沒有找到,而是被自己的理性限制了瘋狂?

這些年看到那些真正成就卓越大事、讓我極為佩服的人,都是對自己所做的事情喜歡到瘋狂投入的地步。能為一件事情投入到瘋狂的地步,或許真的是一種天賦、一種才能。你找到能讓你瘋的事物了嗎?還是你天生就瘋不起來呢?

夠瘋,才能成就卓越;

能夠真為一件事瘋,是一種幸福。

Share
by

「真 ‧ 講者魂」


2013
03.11

昨夜製作教材、錄影剪接,直至黎明方成。稍寐片刻,遂起身至校上課。課後速奔至台科電子專題演講。

講演前,精神委靡,全身乏力。俟主持者介紹畢,接手麥克風。吾接手之際,忽爾腦中一片清明,全身活力源源不盡,口中新梗滔滔不絕。講演一時辰,吾竟欲罷不能,聽眾亦然!

下台際,腦中昏沉再現。不禁自嘆,此其為「真 ‧ 講者魂」也!

後記:數載前發高燒至台大生科演講,亦有類似情事。莫非麥克風可解人師百病? X{DDD

Share
by
落榜,對一路順遂的你而言,絕對是好事 已關閉迴響。

落榜,對一路順遂的你而言,絕對是好事


2013
03.07

研究所放榜了,看到幾個掛念的學生沒有考上。有點替他們難過…相信他們可能也更難過吧。

不過話說回來,落一次榜,對台大電機的學生來說,其實是老天給你的非常珍貴的禮物。相對於其他一路順遂的同學而言,落榜,會是讓你在未來的態度上、眼界上超越他們的契機。落榜對於你的人生,絕對是好事情。你現在可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過十年你就能體會我所說的。

人總是得摔過跤才能學會面對失敗的。當你是小baby的時候摔跤,因為人很矮,所以頂多膝蓋擦破皮沒什麼大不了。但當你長大了在球場上摔跤,那可是動不動就很嚴重的骨折!

所以如果人生總是要跌一跤來學會怎麼面對跌跤,在你這個時候落榜跌一跤是好事,因為頂多擦擦淚,多花一年就可以重新站起。想想,如果你是在在四五十歲當中堅主管、有妻(夫)有子有女都靠你養的時候跌一大跤,你的人生這一敗,還爬的起來嗎?

不過也是要恭賀考上的同學們。但要記住考上只是一個開始,之後研究所的路還很漫長。萬不可就此鬆懈。

沒考上的跟考上的,從現在開始就是要變大人了。大家加油!

(歡迎轉載分享)

Share
by
Some big lesson I learned today from my dear students 已關閉迴響。

Some big lesson I learned today from my dear students


2013
03.06

昨晚在臉書上戲謔式的問原本今晚要meeting上課的專題同學,是否會因為看不到中韓之戰而有所遺憾。雖然看到回應,不過一直到今天晚上快六點我都沒有決定是否取消meeting。因為玩笑歸玩笑,我自己心裡並不確定為了球賽取消meeting是對的事情。

可是,我後來還是輸給了心中的小惡魔。今天早上從十點四十開始去外系演講一個半小時,緊接著中午連續開六個小時的會。六點的時候,想到晚上還要上兩小時的課,當下直覺得好累…結果,我就這麼向惰性投降了,告訴自己:「就停一次吧?今天晚上就休息不meeting上課了!」(結果後來也是沒回家,又跟許老師談事情講到快八點回家 @@)

在臉書宣布了之後,因為怕有同學不知道,所以在六點半時去了教室一趟。看到了擔任電夜總召的同學趕來上課,我跟他說今天取消了。他的臉上,滿是錯愕;我的心,刺了一下。電夜總召如此忙碌,他還是排除萬難來上課。我知道我似乎做錯事了…

後來我離開去打電話後又回教室。教室裡有兩個借教室忙電夜的學生。我問他們說有沒有人過來。他們說有一個學長來了又走了,似乎不大開心。當下我非常震撼,也很慚愧。

這兩位專題同學,真是當頭棒喝,把我整個人都打醒了。有學生這麼用功向學,我這個老師怎麼可以做這樣的事情?既然之前已經跟學生承諾過每週會花時間上課,我怎能就這麼片面的取消?這豈是老師該做的…當下覺得非常的慚愧…

我非常感謝這兩位同學。今天因為他們的錯愕跟不開心,讓我對老師的責任有了更深的體認。作為老師,只要有一個學生想學,那怕是只有一位,都不應該放棄。在這個時代,會主動想學習的學生已經很少了。做老師的沒好好珍惜他們、好好教他們,這真是罪過…

後來得知這兩位中有一位也非常熱愛棒球,可是他還是為了學習而犧牲看轉播。看到他,我一方面為我們電機系有這樣的學生而感到驕傲,但另一方面也為自己感到慚愧。非常感謝專題同學,我很高興有機會能教到像你們這樣的學生,也非常的感謝這次被你們教了這一課。

You guys taught me a big lesson, very big one. Thank you very much, and hope you can accept my deep apology…

Share

total of 212598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