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3

by

簡報怎麼教?台大電機這麼教!


2013
02.27

緣起

冷冽的十二月底,龍安國小某班的早自習,碩一黃冠彰同學正在台上跟小朋友講解LCD成像與RGB三原色的原理。冠彰哥哥在跟小朋友介紹完三原色可以搭配出任何顏色後,突然說起故事來:有天魯夫(漫畫「航海王」主角、「天龍國」一詞源起)跟夥伴在偉大航道中遭遇著名怪獸皮卡丘(口袋怪獸主角)。皮卡丘最怕黃色的光砲,可是魯夫手邊只有紅色跟藍色光砲,請問小朋友怎麼辦?小朋友們馬上七嘴八舌的說:「將紅色光砲跟藍色光砲一起啟動,便可以合成出黃色光砲打飛皮卡丘!」。冠彰哥哥誇獎小朋友真是太棒了。此時,突然出現一個稚嫩的聲音:「可是皮卡丘很可愛ㄟ,幹嘛打飛牠啦!」。

這是電機系課程「科技簡報製作與表達」的場景之一。這門課是少有的以體驗式教學讓同學學習簡報重要概念的課程。之所以開授此課程,其實源自於十年我前在密西根大學教書時所感受到的震撼。當時是我念博士的第四年,系上有門課因老師出缺而請我教授。在那門課,我在學生期末專題報告的時候,發現每組學生投影片跟簡報都非常專業。美國學生大多比亞洲學生表達能力好,這是我早已知道的。可是每一位都這麼專業?這著實嚇到我了!我忍不住詢問相熟的美國學生為何大家簡報都這麼好?這麼專業?

他跟我說,因為有個必修課「Technical Communications」教他們怎麼做簡報,並要求每位學生跟自己當學期某個課程的學期專題簡報連結,一併作為該課程的期末成果。聽了之後,我十分的震撼!也不住的感嘆美國頂尖大學教育實在領先台灣許多。當台灣的大學教育多半著重在專業知識、專業能力的訓練時,美國大學已體認到工程師只懂專業是不夠的,簡報與溝通技巧必須列為必修課加以鍛鍊。當時我暗自告訴自己:如果有一天能回台灣教書,我一定要推動簡報與溝通的訓練。因為就像美國領先台灣一樣,我認為這種軟技巧(soft skills)將是我們台灣年輕人與大陸及亞洲各國年輕人競爭的重要關鍵!

構思

2005年回台大任教後,因同時開授數個電機專業課程,所以開設簡報課的念頭遲遲無法付諸實現。期間,我常在某些專業課程中,以一週三小時的講演時間跟同學講授簡報的重要觀念,學生反應都非常好。但是,我發現到一個問題。例如我在講演時常告訴同學eye contact非常重要,眼神閃爍或是不看觀眾,都會讓觀眾對講者的可信度有所存疑。同學聽我說的時候,往往都點頭稱是。可是一到期末專題報告的時候,台上同學不是看天、看地、看電腦、看投影幕,就是不看臺下的觀眾!

這樣的教學經驗讓我體認到,簡報是不能用「教」的!不管學生聽了簡報概念覺得再有道理,他們還是很難融入實際的簡報行為。因此簡報教育必須要有革命性的設計才行!可是該怎麼作呢?思索多年之後,我的答案逐漸浮現:「以戰養戰!」。但說來容易,到底怎麼做才能創造出「以戰養戰」的環境,讓學生得以在一學期中快速提昇簡報能力呢?對於不同的簡報概念,我該怎麼設計對應的體驗式教學法,才能讓學生真正體會、進而融入自己的簡報習慣?在2006~2009三年當中,這些問題在我腦海裡一直縈繞不去。三年下來,諸多想法慢慢成形,對於開授簡報課程的決心也越來越篤定了!

開課

經過三年的構思,在2009年秋季我覺得自己終於準備好了,「科技簡報製作與表達」也隨之誕生!課程的精神是以體驗的方式讓同學自然而然學會作簡報。課程的主軸特色有三:

一. 讓學生體認簡報是一種藝術:
每學期第一堂課,我都會跟同學強調:「簡報是一種藝術,不是一種科學!」。科學往往只有一個被廣為接受的答案,藝術則不然。以作畫為例,畫畫不該有一個標準的畫法(雖然有補習班在教考美術班該怎麼「畫」…)。你要怎麼畫都行,只要大部分人都喜歡你的畫,那就是好畫。簡報也是一樣!只要大部分人都喜歡你的簡報呈現方式,那就是一個好簡報。

話雖如此,我們如何在課堂中讓同學對此真正有所體認?如何讓他們在簡報時不要只在乎老師,而是真正在乎所有聽眾呢?另外又該如何讓台下同學能真正用心去聽簡報,而不會台上台下交相混,三個小時睡睡去?為此,我們開發了一個線上同儕評分系統(Electronic Peer Evaluation System, EPES)。每次簡報課前,我可以設定數個問題(例:「投影片製作水準?」、「肢體語言與表情?」、…)。當同學在台上簡報時,台下所有聽眾便會同時上網針對這些問題輸入分數與文字意見。同學一簡報完,馬上便可以看到自己的分數排名以及聽眾意見的彙整(匿名)。這種即時性的分數與意見回饋,可以讓同學對自己簡報表現記憶猶新時,馬上比對、檢討、反省。對於簡報技巧的進化,非常有幫助!

另外我們在學期初就昭告所有同學,他們的學期成績完全是由每次聽眾所打的分數來決定。觀眾給越高分,他們學期成績就會越高。因此很自然的,同學開始非常在意每次簡報所有聽眾(而非只是老師)的反應。而台下同學也因為身負打分數的重任,大家對於台上的簡報非常專注,不會台上台下交相混。台上用心講、台下專心聽,每節課下來大家都有很大的收穫。

圖一. 本課程開發線上同儕評分系統(EPES)以提供簡報同學即時性的分數與意見回饋

二. 讓學生從活動體驗重要概念
前面提及過往經驗讓我體認到,只靠老師上課「教」簡報觀念是沒用的。以eye contact為例,如何能讓學生真正把eye contact融入簡報習慣中,實在是很不容易的事。幾經思索,我設計了一系列的體驗式學習法Yeh’s Eye Training (YET),可以在一節課中改造同學的eye contact習慣。

在YET中最有趣也最有效的一個設計,便是讓同學輪流上台做兩分鐘的短簡報。在簡報前,先請簡報同學離開教室一下。教室內的同學,馬上抽籤決定待會要扮演的角色:聽不懂(二名)、度姑(二名)、開心(二名)、不認同(二名)、無反應(其餘眾同學)。抽到角色的同學,在接下來同學簡報的兩分鐘時間內,須一直扮演該角色。抽完籤後我們讓教室外的同學回來,告知他在簡報兩分鐘內必須找出八名角色扮演的同學是哪幾位、扮演的各是何種角色。到時答對幾個,就得幾分(算入學期成績、非兒戲)。通常同學在YET活動中,都會拋棄矜持。從第一秒開始便不客氣的一再直視、掃視台下所人的面孔,直到最後一秒為止!

在如此不客氣掃視眾人的兩分鐘體驗後,這樣的經驗便會融入同學的簡報習慣。大多同學在之後上台簡報,便不再羞澀、不再迴避觀眾,效果非常棒。除了eye contact之外,對於肢體語言、聲音表情等重要的簡報議題,我也都設計了相應的體驗式教學法幫助同學學習。這些方法除了有效外,也非常有趣。我們的課堂常常因此而充滿笑聲,真正達到寓教於樂!

三. 讓學生知道要把聽眾擺第一
在上個學期的簡報課,我在學期中跟同學宣布期末的專題簡報是跟龍安國小合作,由每一位同學選一個自己科系的技術向高年級小朋友做十二分鐘簡報。每個班級的早自習安排兩位大學生去簡報,簡報完當場由小學生針對「哪個簡報比較好」來投票。每位修課同學會被安排三次左右的早自習演講。期末專題成績就由自己得到的平均票數決定。成績前五名的同學會進入總決賽,在龍安國小大禮堂面對十幾班、四五百名小學生演講。演講完再由小學生決定名次。

跟同學宣布完後,同學紛紛表示這太殘酷了吧!我也看到不少同學有著驚慌的神色。我跟同學說,在他們日後職場上對主管、老闆簡報時,簡報的評價不會是一個百分比的分數。在老闆心中,簡報不是好,就是爛。我就是希望同學能感受到:「人生,就是這麼的殘酷!」。下課後有同學匿名跟我說:「老師,我修這門課是想學怎麼做專業的簡報,不是為了替電機系宣傳、也不是為了學會如何取悅小學生。」。在課堂上我藉機回應這個意見。我告訴全班同學:「人生最難做的簡報,是面對一群很有權力、但沒什麼程度的人做簡報。」。為了讓同學以後能夠面對這樣的挑戰,所以我去找專業程度跟大學生有所落差的小學生當聽眾(不過後來發現龍安國小小朋友程度超過我們想像)。另外,我也賦予小學生決定大學生期末專題成績的權力。我的目的是讓同學經此一役後,未來簡報即使碰到程度不好的客戶或主管,也能充滿自信:「小學生我都搞的定了,更何況是大人?」

讓同學知道活動的意義後,我們便開始緊鑼密鼓的進行。我首先安排一個聊天會,將大、小學生合在一起分組座談。我鼓勵大學生盡量挖掘一些有助於他們準備簡報的情報。比如說:小五生、小六生數學跟自然教到哪?他們都是看什麼卡通?他們都對什麼戲劇有興趣?我要讓大學生了解到:「一個成功的簡報者,必須要事先針對自己的聽眾好好收集情報、好好了解他們,進而做分析、定策略。」。經過修課同學的努力,最後活動非常成功,也出乎意料的有許多媒體主動來採訪「大學生做簡報、小學生打分數」的活動(蘋果日報、中視、聯合報、國語日報、親子天下雜誌、立報等)。更令我高興的是,同學們對於期末的活動都很投入,也都覺得獲益匪淺、功力大增。這兩個禮拜在清晨寒風哆嗦中陪著同學參加早自習簡報,值得!

圖二. 相關媒體報導(蘋果日報影片: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117/33967560)

除了以上的主軸特色,我們的課程還有許多很有趣也很有效的教學方法,限於篇幅無法一一呈現。每年的評鑑結果都得到同學相當好的評價。但最讓我開心的是,從學期初到學期末的一次次簡報看下來,可以看到同學們非常明顯的進步。這讓我覺得非常的欣慰、非常有成就感。三年的構思與籌劃,至今總算開花結果!

遠景

前面提到,當初開授的動機是看到美國頂尖大學對於簡報等軟技巧的重視。在擔任教學發展中心的行政工作後,我也常聽到台大各院或是系所主管提到台大學生簡報訓練的不足。因此我的願景是希望能將簡報教育推廣到台大各系所,讓簡報課變成像日文等課程一樣的普遍,讓簡報能力成為台大人著稱於世的特色技能。

「科技簡報製作與表達」至今已開授三年,每年都會重新思考、調整、讓課程再進化。經過三年的演進,目前我們的教材跟線上教學系統已漸臻完善。因此從今年起,我也開始思考如何幫助其他系所引進簡報教學。目前我正跟寫作教學中心洽商如何合作幫助系所開授課程。一種可能的模式是我們來訓練中心的兼任教師,幫系所加開簡報課班次。中心授課教師的鐘點費用由系所負擔。我所開發的教材、線上系統則是免費提供大家使用。初期師資人數有限,可能只能支援若干系所。之後再募集校內外相關經費,逐步擴大、推廣。如果系所對於引進簡報教學有興趣,很歡迎與我聯絡。

另外日前NTU-INTEL研究中心邀請了國外著名簡報教學專家兼作家Dr. Coleman前來開授簡報教學工作坊。會後我與Dr. Coleman針對簡報教學的設計,相互交流。我把我所開發的諸多體驗式教學法與她分享,她嘖嘖稱奇。相談甚歡之餘,我們也決定合作寫書。希望透過書籍,能將我們在台大所開發的諸多體驗式簡報教學法,推廣到全世界!

結語

回台大任教迄今七年,教了不少電機領域的專業課程。我常常在想,專業技術日新月異,這些專業課程所教的東西,學生畢業後五年、十年還會用到多少?但作為老師的我,內心最大的渴望,是「希望教學生一輩子都用的到的東西!」。這也是為什麼我對簡報教育如此執著,因為這是我們學生一輩子都會用到的:口試、應徵面試、公司會議、主管報告、客戶報告、…

如果若干年後,某個學生在職涯的重要舞台精采得分後,心裡浮現:「真多虧我十幾年前修了葉老師的簡報課,今天才能如此帥氣!」。我想,當老師的也就值得了,是不是呢?

圖三. 希望能教簡報課同學畢業後一輩子有用的東西!(合影者:2011修課同學梁維元)

Share
by

長髮大叔


2013
02.22

閒暇之中,癱坐椅上,一陣睡意倏地撞上。「幾天的熬夜債,終於追上門來了…」長髮大叔心想。

恍惚之中,想起自己正ON檔的教學影片連載,長髮大叔驚醒。「該趕快做投影片啊!」長髮大叔心想。

下意識中,伸進府城有名的帆包,卻遍摸不著寫著諸多機率梗的筆記本。「更!該是忘在辦公室了!」長髮大叔心想。

無奈之中,起身著衣。濕濕的地,冷冷的風,暗暗的夜。豎起大衣高領,拉起潮男們絕不拉起的拉鍊。縮著脖子,佝著身子,迎著冷風,拖著涼鞋。潮味盡失,盡是草味。「這…儼然是個大叔樣…」長髮大叔心想。

昏暗之中,走過PU,走過瘋狂叫聲陣陣的圓樓。縮頸佝腰,走到鐵網邊的世界。「丙成老師!」充滿活力的聲音傳入耳中。心驚!原來是簡報課中永遠開朗的女籃隊長。一陣溫暖,一陣懊悔。「這副鳥樣…不該邋遢出門啊…」長髮大叔心想。

懊悔之中,持續往湖邊走去。瞧著畏冷瑟縮、舉步維艱的自己,厭惡的啐了一聲。看著鐵網內短袖短褲、盡情揮灑汗水的青年男女。「唉…青春啊,這就是青春啊…」長髮大叔心想。

感嘆之中,迎著寒風,龜步走向燈火通明的目型紅磚大物。「阿宅們,即便TGIF,大叔也沒拋棄你們啊!」長髮大叔心想。

自嗨之中,打開辦公室。拿起該死的筆記本,轉身。不經意瞄到電腦,停步。「夜,如此無奈。不如再打一篇廢文吧?」長髮大叔心想…


Share
by
阿嬤的小學老師 已關閉迴響。

阿嬤的小學老師


2013
02.14

今天晚上吃完晚飯,去阿嬤家坐一下陪阿嬤聊天。快九十的阿嬤談興很高,講起兒孫的事情。雖然有不少都是我聽過很多次的,我還是甘之如飴的看著阿嬤興高采烈的講。不過看到阿嬤口齒因為沒牙而不清,這兩年開始腦筋也有點不清楚會跳針,心裡還是覺得頗難過。

講著講著,阿嬤提起了她在日據時期的小學老師。現在已經近百歲。當年在當阿嬤他們老師的時候非常照顧他們,學生畢業後也幫忙找工作,對學生很好。後來日據結束,老師也回去了。阿嬤後來年紀很大的時候也曾跟阿公去日本找過老師,久別重逢真的很感人。後來講到他們邀請了小學老師再來臺灣一遊,沒想到一堆阿嬤的老同學都很積極熱情的要來招待小學老師。整整湊滿了兩台遊覽車,陪老師從臺灣頭遊到臺灣尾。老師非常的感動…說如果不是我阿嬤,他這輩子大概是沒可能再回來臺灣。

阿嬤說著說著,又講到之前跟老師通電話時,老師跟阿嬤說:「我年紀這麼大了,也走不動了。妳年紀也大了,也沒可能再來日本了。看來以後大概沒有機會再見了。」講完,兩邊無語。阿嬤講到這,眼眶也紅了。

真的很感人,老師真的是一個很偉大的工作。當他以真誠的心付出的時候,即使過了九十年,我阿嬤和他們的一堆老同學,對老師還是如此感念在心。我阿嬤雖然記憶開始有退化,但是那濃濃的師生情,卻是一直忘不了,老是講給我聽。老師這個工作,就是這樣的啊。賺的錢不多,卻洋溢著滿滿的幸福啊!

兩台遊覽車我不敢想,不過如果哪天七八十歲去新竹遊覽的時候,還能有學生湊滿一桌跟我吃飯。那,也夠開心了…

有沒有學生以後想當老師的呢?這年頭很少聽到啊…是否我們該檢討沒能讓學生感覺老師是值得投入的志業?

(歡迎分享)

Share
by
「老師,念這個有什麼用?」─ 心法比知識重要! 已關閉迴響。

「老師,念這個有什麼用?」─ 心法比知識重要!


2013
02.03

日前有一位大二同學跟我約喝咖啡聊天。這位同學是位相當聰明優秀的學生。在台大讀了一年半之後,對於學習,有些想法也有些疑問,所以找我聊。當中聊到了一個問題。他問我系上安排的這些課,以後到底有什麼用?有些好像修了以後也不見得用到。如果是這樣,那何必要他們花時間修?

是啊,這似乎是很多同學在修課、念書時會產生的疑問:「我念這個到底有什麼用?」特別是在期末考前熬夜念不完時,這謎之聲便不停的在腦海中反覆出現,彷彿是「台科兄弟」的旋律,久久揮之不去。

一個課有什麼用,確實是很重要的問題。在我以前寫過的一篇故事中(http://goo.gl/Q0UfW,我的教學啟蒙老師耶哥教授來台演講時,便對大家耳提面命:「老師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讓學生知道修這個課有什麼用。學生知道之後,才會有動機學習。」

所以讓學生知道修這個課有什麼用,是老師們的義務。不過,這樣的問題,每個人都會有很主觀的看法。老師的看法並不見得是唯一的面相。特別是老師屬於專業的人士,他們的看法有時候會比較偏重在專業面而不夠全面。同學們除了聽老師的說法外,也還是應該要靠自己來發掘。在學習的過程中,慢慢體悟你學到了什麼,並深入思考你學到的東西對你的未來究竟有何意義?

乍聽起來,好像摸不著頭緒,對吧?這邊我給大家一個例子。「計算機程式」,是許多系所的必修或選修課程。修「計算機程式」到底有什麼用呢?直覺的答案是:「學了之後就會寫程式了」、「會寫C/C++程式以後才能修下一個XX課」、「學會了之後在業界比較好找工作」。這些答案對不對?都對。但是學寫程式的用處就僅僅是這樣嗎?

寫過程式的人都知道,寫程式最痛苦的,就是要抓蟲(debug)。所謂的「蟲」,指的就是自己寫的程式碼中的錯誤。只要有蟲沒抓完,程式就無法正常運作。可是我們寫的程式,往往有成千、甚至上萬行的程式碼。一旦程式無法運作,要如何知道蟲兒們到底躲在哪些地方呢?特別是程式寫的不好的人,程式碼往往都是寫成一大沱,main() 函數總是寫的特別肥大。一旦程式出錯,實在很難抓到蟲。有道是:「只在此沱中,沱深不知處。」

程式課程最重要的訓練,就是要大家學會抓蟲的功夫。為了抓蟲,寫程式不能再寫成一大沱,而是要學著把程式的功能切割成一個個獨立的小模組,分別寫出程式碼。最後再把所有的小模組串起來完成程式。由於這些獨立的小模組的功能都被不是很複雜,程式碼的行數也不是那麼多,所以每個小模組運作正常與否可以很容易的測試出來。相較於一大沱的程式來說,要抓蟲就容易多了。舉例來說,如果有幾隻螞蟻跑到一個餅乾甕中,要找到所有的螞蟻會很困難。但如果餅乾當初是被分包成一小包一小包,那我們可以每包個別檢視。要抓到所有的螞蟻,就不是那麼困難了!

講到這邊,修過程式課的人可能都覺得我在說廢話,這些大家早就知道了。不過,大家可不要輕忽了這程式課所訓練出來的抓蟲心法。這心法可不是只有寫程式或電路設計才有用的,到處都有用!舉例來說,如果你以後在職場上當了某個團隊的主管。這團隊每次執行專案都會失敗,可是老是找不到癥結出在哪個人身上。當一個工作有十個人一起合作時,誰擺爛導致工作失敗,實在很難看得出來。但是如果把工作切割成小塊,分別分配給不同人作。這時候誰擺爛,只要看各小塊的工作成果便一目了然。 你說抓蟲心法對你有沒有用?

所謂的抓蟲心法,其實就是訓練你在出狀況的時候,可以快速的區隔、進而找出所有出錯點的能力。這樣的功夫在你的未來,不管是管人、管事、管物,都非常有用。可是很多人並沒有這樣的體悟,只把程式課定位成純粹專業的課程,實在很可惜。

我另外還可以再舉一個例子。我在台大所開的簡報課程,我們一直強調一個精神:「要了解你的觀眾,再從觀眾的角度出發去審視你的簡報」。這個精神,是只有作簡報有用嗎?不是的,這樣的精神在寫文章、寫論文,甚至開發產品上都是很有用的。

以開發產品為例,開發者一定要先做市場調查,了解消費者,接著再從使用者的角度出發去審視自己的產品功能。唯有這樣,才有可能做出消費者覺得很棒的產品。你看,這樣的精神,跟我們簡報課要傳達的精神,是不是完全符合呢?

所以同學們,當你們在修課的時候,除了問老師外,自己也可以多花點心思來思考究竟這課程對你的未來有什麼用。老師的答案或許會比較侷限在專業的思考之中,但是你們的思考可以更全面、更有突破性。不要只注重在修課所學到的「知識」有什麼用,多花點時間思考你學到了什麼樣的「心法」,而這個「心法」對你的未來人生有什麼用?

一旦找到了屬於你自己的答案,恭喜你,你也晉升高手之列了!

(歡迎分享轉載)

Share

total of 1824000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