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12

by

夜深了,居然還有如此多的台大蜘蛛!


2012
10.31

今天跟海洋所退休老師范光龍教授開會時,范老師告訴我們一個故事。真是太幽默了。我試著把它寫下來:

有一隻貓咪在跟熊貓談戀愛,可是貓咪的媽媽強烈反對!貓咪問為什麼,媽媽跟她說:「因為整天帶墨鏡的傢伙不是好人!」

又有一隻馬兒在跟斑馬談戀愛,但是馬兒的媽媽也是強烈反對。馬兒追問媽咪為什麼,她媽媽跟她說:「因為全身都是刺青的傢伙不是好人!」

話說日前有一隻蜘蛛在瘋狂的追求甲蟲,可是甲蟲的媽媽誓死反對!甲蟲哭問:「為什麼?蜘蛛哥也是堂堂一表人才,為何就不能讓我們在一起?為什麼、為什麼?」

甲蟲媽媽說:「因為,像那種整天掛在網上的人,沒一個是好東西!」

身為蜘蛛王(還是喇蚜王?)的我,應深自反省啊!

Share
by
愛教書的歐吉桑─耶哥教授 (Prof. Andrew E. Yagle) 已關閉迴響。

愛教書的歐吉桑─耶哥教授 (Prof. Andrew E. Yagle)


2012
10.19

西元二千年初秋某日,是我到密西根大學電機系後開學第一天。想到那貴死人的學費(每堂課折合台幣約五千元),連遲到一分鐘都覺得很罪過。一早七點多便匆匆趕往教室上第一堂課:「機率與隨機程序」。上課前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一會想著等下英文如果都聽不懂怎麼辦?一會又想著不知道能不能適應美國老師的教學方式?就在胡思亂想間,一個高近兩米、中廣身材、眼鏡樣式有點過時的歐吉桑,匆匆忙忙的走進教室。他自我介紹是教授這門課的耶哥老師。坦白說,對於這個看來有點書獃氣、看起來相當內向的歐吉桑,我覺得他應該就是個中規中矩的老師。對於能否滿足學費的C/P值,實在沒抱多大期望。等到開始上課後,我發現這位歐吉桑一上起課來簡直變了另一個人,宛如在夜店勁歌熱舞的二十幾歲小伙子。上課時他整個人相當的high,時而呲牙裂嘴,時而語調高亢,全身充滿了活力(變身過程詳見附圖)。這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我從來沒有想到在一個人身上可以看到如此大的角色變換。耶哥老師上課除了很 high 外,更是十分幽默。他常常會花心思想一些有趣的例子來吸引學生的注意力。舉例來說,當時適逢布希(Bush)跟(Gore)選戰打的難分難解。他便引用總統選舉的民意支持率來解釋信心區間的概念。只不過他把候選人的名字改成了Gush跟Bore,聽起來都是很驢的名字,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整整一學期,大家在上耶哥老師的課時總是興致高昂,課堂上鮮少見有學生夢周公的。

隔了一個學期我考過資格考之後,系上安排我當助教。當了助教後的第二學期,我便成為耶哥老師教授「數位訊號處理」課程的助教,連續合作了三個學期。在我們系上,每門課的助教除了每週要有三個小時的 office hour 外,每週還要負責向學生講授一個小時的助教課。助教課的內容大多是老師指定額外跟學生補充課程的相關資料。耶哥老師總是讓我自由發揮。雖然耶哥老師沒有要求我,但我為了要時時掌握他上課的進度以決定助教課補充的範圍,這三個學期以來共百多堂課我都是從頭坐到尾。若加上我之前修他的課,我聽耶哥老師的課有整整一百四十多堂。除非有學生連續被他當掉四次以上,我相信我是聽過耶哥教授最多時數的學生。耶哥老師的這一百四十多堂課,也是我在教學上受過的最大啟蒙。對於已經滾瓜爛熟的課程內容,我觀看著耶哥老師如何加以闡述、如何引起學生的學習興趣、如何維持學生的專注力、如何逗弄學生哄堂大笑,我期盼能學到他教學的奧義所在。在這幾學期的潛移默化過程中,我的教學日益進步。在授課學生與耶哥老師的推薦下,先後獲得系、院、校各級的傑出教學助教獎項。對於耶哥老師的啟蒙和提攜之情,我一直銘記在心。

之後歲月匆匆,轉眼間我已經回台大電機任教四年多。去年三月底李百祺教授告訴我耶哥教授將於八月受邀來台於學術會議發表演講,李教授希望我們能趁這難得的機會邀請耶哥教授來系上演講。得知耶哥教授要來台,我固然相當興奮,但對於該安排什麼樣講題卻是考慮再三。固然耶哥教授在自己的研究領域亦相當出色,請他做相關的演講必定精采,但是對系上的效益有限。我比較在意如何最大化他的演講對系上的效益。我回想起之前在密西根念書時曾有工程教育學會邀請耶哥教授做教學相關的演講:「10 Things I’ve Learned About Teaching」,記得當時這場演講相當叫好又叫座。我想何不請耶哥教授這次也跟我們分享他二十五年的教學心得呢?在取得耶哥教授的同意後,我們隨即便與台大教學發展中心聯絡,決定由電信研究中心與教學發展中心聯合邀請耶哥教授舉辦一場暑期教學工作坊。在決定講題時有個插曲,我問耶哥教授這次的講題是什麼?他告訴我說這幾年他對於教學又有不少體悟,所以講題變成了「21 Things I’ve Learned About Teaching」。他這段話實在讓我欽佩不已。試想,在教書教了二十五年後,還能一直不斷惕礪自己,讓自己在教學上有新的體悟,這需要何等的熱情?有多少人能做的到?

八月十一號耶哥教授如期到系上演講,系上與資工系的老師們參與相當踴躍,由此可見台大電資學院的老師們普遍對於教學都有很高的熱忱。耶哥教授的演講歷時一個半小時,他毫不保留的與我們分享他個人對教學精闢的心得與見解,在場的老師及準老師們都獲益良多。其中我個人印象特別深刻的有以下幾點:

1. 老師務必要幫助學生找到動機學習,讓學生知道修習該課程對他們未來有什麼幫助。學生要有動機,才會有自動自發的學習熱忱。

2. 老師不可過分依賴學生之前的預修課程。學生以前看過的東西不代表學生就一定還會記得,老師務必要做某種程度的複習。

3. 作業的設計應該要跟課程進度充分配合,甚至扮演引導教學的角色。因此應於學期開始前便完成作業與課程內容的整體配套設計。

4. 考試題目第一題應該要盡量避免太繁瑣的題目,以免學生一開始考試便失去信心。

5. 考試是測驗而非學習的過程,因此題目應避免出學生以前未見過的東西。題目的難度應該是設定在讓學生考完後,會對該題目寫不出來感到扼腕,而非只是感到一片茫然、沒有頭緒。

6. 作業題目有一整週可以解沒看過的題目,而考試卻只有兩三個小時給學生完成,因此考試題目應該比作業題目更簡單。

7. 準備新課程時,老師務必要明確定義課程目標,並在學期開始前要預先規劃好附有詳細時間表與詳細課程內容的課程大綱。

8. 在準備完新課程後,務必要再砍掉自己準備內容的三分之一。原因主要是因為老師們在第一次備課時通常都會塞太多內容,砍掉三分之一差不多剛好。

9. 老師應體認自己的課程並不是天底下最重要的課,應該要體諒學生還有其他四五門重要的課程得同時修。因此作業設計應以佔用學生每週一晚為限。

10. 除了告訴學生修習課程的動機外,在上每個章節時也必須要讓學生知道修習該章節的明確動機為何。不能只是說學了以後有用,而是要告訴學生學了以後有什麼用。讓學生看得到願景他們才會認真學習。

11. 用板書上課的話,建議剛開始時寫下今天要涵蓋的進度。上課結束前簡短回顧當日上課的內容,並再次跟學生確認那些內容特別重要。

12. 上課的目的是要教會學生而非炫耀自己的知識,老師應盡力幫助學生了解上課的內容。

13. 回想自己當學生時修習同樣課程時所遇到的困難與辛苦,並與學生分享。當學生知道老師當年修同樣課程也不經鬆時,可以有效幫助學生建立自信。

14. 教學除了教課程內容外,還應該示範如何活用課程內容來解決實際的問題。這會讓學生覺得他們真正學到有用的東西而很有成就感,從而提昇學習的動機與自信。

15. 上課時要找機會跟學生互動,以了解學生學習的效果為何,進而調整教學的步調。

16. 以投影片上課時,切記勿連續上太久才下課,應讓學生適時休息以重整注意力。

17. 以投影片上課時務必注意進度勿過快。

18. 學生必須在很短暫的時間內抓住每張投影片所要表達的內容,因此在製作投影片時應避免在一張投影片中塞入太多內容或算式,以避免學生失焦。

19. 上課所選用的範例應該越簡單越好,讓學生能很快的了解。數字應經過設計以使計算過程非常簡單,避免學生注意力浪費在計算上而非在理解範例上。

20. 上課時可以善用幽默感來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並吸引學生上課的注意力。

21. 老師在上課時務必要能樂在其中。唯有能樂在其中,老師上課才會有熱情。老師有熱情,教學才會成功!

在離開密西根後,我從沒想過還有機會能再次聽到耶哥老師在教學上的諄諄教誨。有這樣的機會,真是讓我感到非常的幸運。除了幸運外,我也覺得很感動。看到耶哥老師這樣的老仙角對教學都還這樣的精益求精,我可以深深的感受到他對教學工作的那份熱愛。就是那份熱愛驅使著他在教學二十五載後依然兢兢業業的追求卓越;也因為那份熱愛,使得他願意千里迢迢而來對一群陌生的臉孔分享他的壓箱寶。我想歸根究底耶哥老師教學的終極奧義其實就是他這種對教學的熱情。耶哥老師給我們最大的啟示就是:「只要有熱情,人人都可以成為好老師!」

大家共勉之! (耶哥教授演講投影片與錄影視訊已公告於台大演講網,歡迎演講當日向隅者多加利用觀賞。網址)

註:本文刊載於 2010.5.01 台大電機之友

Share
by
繁星對弱勢有利否,值得深思 已關閉迴響。

繁星對弱勢有利否,值得深思


2012
10.19

最近教育部又一直給台大壓力要增加繁星人數,輿論修理台大,說的好像台大都不願意照顧弱勢。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我想提醒大家關於繁星近年來的一個趨勢。敝系吳瑞北老師對照顧弱勢很關注,他曾寫過一篇文章《多元入學加繁星 窮人無望》文章中提到:
「…結果顯示,指考分發及申請入學者,私立高中生人 數大約各僅佔十分之一,但由繁星入學者,私立高中生高達三分之一。窮人小孩念不起私立高中,因此增加繁星名額,反而減少窮人子弟進入名校的機會。
換言之,關鍵並不在於是否新增了申請或繁星等許多其他管道,而在於這些新增管道是否對窮人家庭有利。很不幸地,目前多種入學管道中,只有指考分發是對窮人小孩相對公平的制度,因此指考分發名額減少,進入名校的窮人子弟就愈來愈少。…」

事實上,繁星錄取私立高中的比例可能更高。另一篇新聞報導《繁星亮眼 私立高中贏過公立高中》提到:
「繁星計畫放榜,私立高中全力衝刺,上榜人數比公立高中多出許多…」

我們可以先問一個問題,在私立高中跟公立高中裡面,哪邊會有比較多的弱勢學生?固然有私立高中提供學金給成績很好的弱勢學生,但這樣的人數是少數。我們毋寧相信弱勢學生大多付不起私立高中的高學費,所以大部份都念公立高中。

如果我們的假設是對的,也就是大多數弱勢學生都是念公立高中的話。當目前私立高中繁星錄取人數已經超過公立高中時,這些讀公立高中的弱勢學生的錄取機會,在一開始就少了一半以上了。就如同吳瑞北老師說的,這比去指考上的機會小多了。因此對弱勢學生而言,到底入學名額是放在繁星這邊還是放在指考那邊,才會對他真正有利?這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

以目前的趨勢,這幾年私立高中申請上繁星的比例越來越高,甚至已經超過公立高中。很明顯的,繼續增加繁星名額只會對私立高中更為有利,也有助於私立高中的招生宣傳。私立高中如果升學越有口碑,學費也就更有條件調漲,弱勢的學生就更沒條件可以念私立高中了。

所以究竟繼續增加繁星名額,是會實質幫助到弱勢的學生,還是只幫到私立高中卻傷到弱勢生上名校的機會?

這個問題,值得深思。

Share
by

讀書當思辨!聽台大歷史系呂世浩教授講述史記有感


2012
10.16

今天聽呂世浩老師講史記。我終於能夠理解為什麼有人會說台大畢業前沒修到這個課會很遺憾,也能充分理解為什麼會有人說每週最期待的就是呂老師的課。

振聾發聵,說的就是像呂老師這樣的夫子。

君子之交固然不宜溢美,但我真的要說:這是一個可以改變你的人生格局的課。台大電機的同學畢業前一定要去修呂老師的課。就算修不到,你也該去旁聽一學期。真正的好課,本該如此,修不到也該去聽!(若非跟通訊組專題討論衝到,我這學期就去旁聽了!)

我因為擔任教師發展的工作,邀請過很多傑出的老師來演講。例如孫維新老師,他的儒雅丰采、引經據典,是讓我很仰慕的。而呂老師是很讓我折服的,他講的每一句話,都在挑戰著我們,都在催促著我們去思辨。他是一個能真的改變學生思維跟格局的老師。

我自己在課堂上做過類似呂老師的事情,比如說challenge同學對傅立葉轉換的本質是否瞭解、challenge同學什麼是傅立葉轉換後頻率的單位?這些都是在挑戰同學,希望讓同學思考道自己學習的盲點。試問,當大家傅立葉轉換到處用、解題都很行,可是卻都回答不出橫軸頻率的單位,I think something is wrong, terribly wrong. 就像呂老師讓我們知道的,以往沒經過思辨而死背唸的經典,全都是虛功。死背而只會用來解題的傅立葉轉換,又何嘗不是虛功呢?

今天的演講,從一開始的「學生」論,便讓我瞠目。何謂學生?學生應該要學的是甚麼?呂老師告訴我們「學生」就是要學如何生活、生活的道理。接著講到史記張良跟黃石公的故事。從張良為何在橋上從容的走,這代表何意,又講到張良跟黃石公的高手過招,乃至於黃石公如何藉由三次相約清晨見面裝傲嬌的過程,便教會了張良兵法奧義(小時候唸這課時祇覺得黃石公要教張良尊敬老人,老先生睡很淺要早點出門…Orz)。

到後來呂老師講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其實是孔子對於自己一生的自況。孔子學通了道理後,很想實際驗證經世濟民。雖然時常不受君王賞識,孔子還是覺得這是很快樂的事情。孔子有三千弟子無怨無悔的自天下各地來跟隨著他,能有這麼多人願意追隨他的理想,這讓孔子覺得比當王侯還咁心啊!最後雖然孔子懷才不遇,他也不會因此而生氣,以君子自居。這,其實就是孔子一生的自傳。呂老師說這也是為何學而篇是在論語的很前面,全因夫子自況極為重要之故!

再看看我們小時候怎麼唸的?孔子說:「若能時時反覆溫習已求得的學問,不是很高興嗎?有志同道合的人從遠方來,不是很令人欣喜的嗎?即使人家不了解我,我也不因此感到怨恨、惱怒,不也是一個有德的君子嗎?」這看了能不汗顏嗎?

我今天終於看到什麼才是一個真正的讀書人。我問呂老師,這些經典,他是何時開始自己思辨、反覆解讀?他說是從學生的時候就開始了,至今也十幾二十年了。我服了,真真正正的服了。各位,這才是讀書的真功夫啊。唸歷史經典,字字都要推敲、句句都要思辨。唸歷史如此,唸工程理論又何嘗不是呢?思辨、推敲的工夫是不因學門的不同而有所差異的!希望同學們都能體認到這點!

台大電機的同學們,誠心推薦你們畢業前都去修呂世浩老師的課,沒修到也該旁聽。這可能是我給過學生最好的建議之一。

呂老師今日的演講錄音:https://www.space.ntu.edu.tw/navigate/s/983CE222E6FB4F39BDBDD7975EFBA0A6QQY

Share
by
研究切忌墮入魔道、永不翻身 已關閉迴響。

研究切忌墮入魔道、永不翻身


2012
10.02

今天聽子由在專題討論分享在Intel實習時meeting被工程師修理的故事,我不由得想起我以前在學校念書的事情。在我以前念研究所(碩、博)的時候,曾經有段時間走偏了,那時純粹只為了研究而作研究、為了寫paper而寫paper。

怎麼說是走偏呢?簡單的說,就是那時候會把研究倒過來做。什麼意思呢?其實就是先從別人論文中找看看有什麼數學結果還沒被推導過,想辦法把它導出來。導出來後,再回過頭去凹出一個工程上的問題套上去。寫論文的時候雖然論述是從這工程的問題出發才引出這個結果。但是自己心裡知道,過程實際上是倒過來的:先找果,再造題目。

這樣做研究會有什麼問題呢?

第一,這樣的作法,雖然後來有找到一個工程上的問題來套上去。但是,畢竟是後來硬凹出來的,這工程問題的設定跟實際工程問題的設定,通常會有滿大的差距。所以這後天硬凹出來的工程問題,往往設定不夠實際。這樣論文的應用價值,也會因此受到很大的限制。

第二,這樣老是想先找果、再回頭造題目的研究方式,長久下來會造成投機取巧的習慣,對於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根本毫無幫助(因為根本不曾解決過問題、只是很會造問題)。工程的本質就是要發掘問題、面對問題、解決問題。這樣子的研究方式讓工程能力不但沒有成長,反而還會退化,實在非常糟糕!縱使在學校可以出論文,一旦去業界,馬上就經不起檢驗。而且這樣的投機習慣養成之後,要改很困難。一旦墮入如斯魔道,人才就此成為廢柴,藥石罔效…

所幸,在我發現自己有這樣的偏差心態之後,便開始嚴格的要求自己要從工程師的心態出發,發掘問題、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即使有了這樣的自覺,卻也是還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才得以矯正過來。各位同學都還年輕,剛開始做研究不久,希望大家不要輕易墮入魔道。切忌!切記!

Share

total of 196342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