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2

by
爆肝論 已關閉迴響。

爆肝論


2012
04.29

爆肝否,存乎己心

以物喜,以己悲,人生何業不爆肝?

醫者爆、師者爆、商賈爆、販夫走卒皆爆!

若有淵明之志,焉至爆肝?何所適非快?

世間蠢人,爆肝否,存乎己心之決斷啊!

余肝雖爆,甘之如飴…

Share
by
本分、與本分之外 已關閉迴響。

本分、與本分之外


2012
04.22

我寫前篇文章(詳見 PTT NTU 版)的主要目的,是要呈現某些想法上的差異,並不是論同學的對錯。事實上在文中我說過那位同學並沒有錯。至於後來有同學噓文覺得我有錯、我不應該,這沒問題,我想同學們的想法總是有同學們自己的道理。就如同我在文中後來回的,我只是想借題發揮傳達一些想法給大多數的台大同學,並不是要論誰的對錯。

在我年少的時候,我也曾是天之驕子。在建中、台大的時候,靠著小聰明,課業、研究都應付的很好,也不愁吃穿。在學校的歲月,念書、研究靠自己就能弄的不錯,生活中也不覺得有什麼會需要別人幫忙的。總覺得世界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除了怎麼樣也考不贏當年我們班上的卷一…Orz)。

也因為這樣,在當學生的時候我做過一些相當自我中心、白目的事情,到現在都還懊悔不已。比如說高中的時候,就因為大家很不喜歡某位英文代課老師,我就帶頭寫抗議書,全班連署給教務處要求換掉老師,最後也真的換掉了。直到當老師之後,才覺得自己當年真是罪過,那位老師的心,不知道被我們割了多深的傷口,是否能夠癒合呢?

研究所畢業後入伍,世界開始有了改變。當初考上預官,覺得當官管兵應該是很威。可是一直到了下部隊後,才發現不是這麼回事。按規定阿兵哥九點就寢。偏偏我的業務很重,常需要文書兵熬夜班來處理。如果文書兵們都按規定九點去睡覺的話,我鐵定完蛋。可是文書兵為什麼要替你熬夜?按規定九點就可以睡覺多舒服啊,為什麼要替你這個小不啦嘰的預官熬夜?如果我沒有常常去關心他們、對他們好,他們做到九點就去休息了,誰會願意來幫我?

後來出國念博士,也是碰到很多事情。其中感受最深的,是當初為了回台大就職,博士口試必須在七月之前完成。由於很多教授計畫六月多要出國,在找口試委員時,很多教授都拒絕,每每碰壁。眼看期限在即,卻還是缺一個委員,當時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最後找上了系上負責排課的副主任,沒想到他居然答應了!原因是之前系上缺老師的時候,我很阿沙力的幫系上教了兩門課,所以副主任也很願意幫我一把,讓我得以順利畢業、就職。

之後回台大教書,有一次小孩因為一種奇怪的病住院。住院的頭幾天心急如焚,對於病情很想知道狀況。按照醫院的規定,主治醫師只要一天巡一次病房就好,時間也不固定。為了要見到醫師,整天待在病房都不敢出去,深怕miss掉他的巡房。有幾次因為離開辦事情,miss掉醫師巡房,內心真是扼腕極了。看著病榻上受苦的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院,我從來沒有感覺過自己是那麼樣的無力。直到後來多了另一個主治醫師,他為了讓我安心,甚至把他的手機號碼給我,讓我有問題時可以隨時call他。我當下真是感激的熱淚盈眶。

這些離開台大後當兵、出國、生活的種種經驗,讓我深刻的體認到,陳之藩的那篇文章不是屁話,是真真正正的有道理的。在學校時,大家忙的大多是自己的課業,這些都是不假外求的。所以我也不會感覺到我有需要別人什麼的。但是離開校園後,開始會有很多事情都是需要別人的幫忙才有可能成事。而別人的付出,是有程度的差別的。別人可以只盡到他的本分就好,也可以是在本分之外做額外的付出、幫忙。比如說文書兵,他可以九點睡覺不去幫我,讓我坐困愁城;他們的熬夜,是對我額外的幫忙。比如說那位醫師,他也可以一天巡房一次,也不用管我有沒有miss掉他巡房;他給我電話,也是對我額外的幫忙。

問題是憑什麼人家要額外的去幫你、去為你付出呢?

有些時候,是因為你運氣好,碰到一個不計較的人,就像那位醫生一樣。有些時候是因為你曾對人多一份體貼、多一份付出,所以人家也願意相對的為你付出。通常,碰到運氣好的機會沒有那麼多。很多時候都還是要靠平常的「積德」,常常關心、體貼、幫助別人,人家才會在我需要的時候做出他們本分之外的付出。

有些同學會說,這些我都知道,出社會之後我就會長眼、就會開始關心、體貼、幫助別人了,你不要在那邊倚老賣老。不過根據我的經驗,會額外的去關心、體貼、幫助別人,是一種習慣,不是像有開關一樣:幾月幾日開始我要常常關心別人,開關打開,我就開始真的變成很體貼、很關心人的人了。這種習慣是要長年的培養,才有辦法真的融入到你日常生活中的一舉一動。所以我會覺得如果可以在學校的時候就開始培養,等到出社會的時候,你一定會是公司裡面大家最欣賞、最願意培養的台大新鮮人。

現在回頭想我自己當學生的時候,雖然當時自己覺得在學校很罩。但是常常想說,如果我那時候多做了一些什麼,會不會我在台大可以得到更多更寶貴的東西?

老師講課,他的本分可以是講過就好,他也可以絞盡腦汁把課程設計的讓我們聽的更懂更有趣,這是他額外的付出。如果當年老師下課的時候,我主動的幫老師擦黑板的話,老師會不會因為這樣的一個小動作而特別感動,下次上課更用心的教?以前當學生聽專題演講時不是很用心,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當初能讓講者感受到聽眾的熱情時,他會不會把他的壓箱寶都挖出來傾囊相授而讓我學到更多?我想這就像演唱會:台上的歌手如果看到搖滾區一片空蕩、一片死寂時,我想他是不可能安可曲一首接一首,給我們超乎票價的演出。唯有感受到台下的熱情,台上的人才會以熱情回報,給我們超乎想像的演出。

總之,我想傳達的message就是,別人對我們的付出,是有本分、和超出本分之別。如何讓別人願意為我們做出超出本分的付出,是源自於「互相」。做人是「互相」的,俗話說:吃人一口,回人一斗。台大的同學,有不少人是苦過來的,過程之中受過很多人的幫忙,我想這個道理他們比誰都懂。但是應該也有人跟我一樣,曾是天之驕子、驕女,我只是盡一個老師的本分,把自己體悟過的一些想法分享給你,僅此而已。至於同學看不慣,覺得我在倚老賣老的,想噓的,想鞭的,也沒關係。

昨天有一位老師回信給我,他的一句話很棒:「如果人聰明,卻又善體人意,設身處地位別人著想,就是個很棒的人~ 」。不知道大家怎麼想,反正我是信了…

Share
by
Memoryless 的 Exponential 機率分佈 已關閉迴響。

Memoryless 的 Exponential 機率分佈


2012
04.19

今天上完機率課後,自我檢討,覺得舉例不該有性別差異…

所以在此補充:舉凡女生化妝時間、男生抓頭髮、打LOL時間、小朋友自己吃飯的時間,都是非常適合用 Exponential distribution 去 model 的喔!絕對不是只有女生化妝時間適用!

ps. 「追求心儀女生直到對方同意所需的時間?不管已經付出的多久,還要等對方答應的時間似乎都沒有什麼改變?」、「有毒癮的人開始戒毒到完全成功的時間?」

Share
by
機率、古文 已關閉迴響。

機率、古文


2012
04.09

昨夜偕妻蔡氏觀高句麗劇,至子時入寢。思及春假將畢,機率與統計上課在即,心神紛亂,輾轉反側。遂起,試撰機統一題,卯時方畢。觀題文,自嘆:「竟夜不眠撰此怪題,余癡甚矣!」

昨夜所撰怪題現示於下,若得知音解之,豈不快哉!一夜未眠,又有何惜?!

———————–

壬辰年某日,美,欲巴明(註1)。

美,天生怪力。明甚懼,遂匿避之。惟美素賦神出鬼沒之能,明匿處方圓二里,俱為美出沒處(註2)。

明、美相距里數,時人慣以夷文「愛剋死」名之(註3)。民間忽有謠云:「愛剋死,愛剋死,匹敵爾夫存乎否(註4)?愛剋死,愛剋死,匹敵爾夫究為何?」。路邊童叟時相爭誦,和之者眾。

今有東鯤太學機統祭酒丙成先生(註5),奉上諭,令太學儒生探考怪謠虛實。丙公有云:「諸生,究之!首答眾允贈筆街三百金(註6)!」。眾生莫不額手,爭解之。

後記:「半線」秀才徐子旻氏,別號徐神。先聲奪人,從容領三百金去。眾儒生莫不嗟然…

另有張生宇文註曰:「愛剋死,愛剋死,匹敵爾夫為其半;二里外,二里外,匹敵爾夫僅為零。」

~東鯤太學電機監丙公《機統漫錄》卷一(註7)

註1.「美,欲巴明」:此典故應是來自《機統漫錄》他文,其記載情侶小美小明生隙,女方掌摑男方之情事。

註2. 此處應是指小美於各處出沒之機會均等。

註3.「愛剋死」:為英文字母X之直接音譯,咸信字面應為丙公個人附會,無特別含義。

註4.「匹敵爾夫」:應為機率密度函數PDF之直接音譯,咸信字面亦是丙公自行附會之結果,並無他義。

註5.「東鯤」:台灣之古名。

註6.「筆街三百金」:據考應指東鯤丙公所開設線上教學網站BJ-online三百分。

註7.「東鯤太學電機監丙公」:咸信為國立台灣大學電機系教師丙成先生之別稱。

Share
by
朋友,真的是老的好! 已關閉迴響。

朋友,真的是老的好!


2012
04.02

前幾天在機率課上放了高中同學結婚前製作的回憶mv,裡面滿滿的都是我們好兄弟們高中、大學、出社會以來的點點滴滴回憶。希望讓機率同學感受到朋友是老的好、珍惜在學校多交知心好友的機會。影片放完,才想到已經一年多沒跟兄弟們聚首了。下午把幾個兄弟約來,大家風采依舊,只是都腫了些。兄弟們一起喝茶談天,好不愉快!雖然好久不見,卻是那麼樣的熱絡、那麼樣的輕鬆、那麼樣的自在。

朋友,真的是老的好!你已經多久沒跟你的好兄弟、好姊妹敘舊了呢?

Share

total of 196344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