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送給B97畢業生 – 願你廿年夜夜好眠到天明 已關閉迴響。

送給B97畢業生 – 願你廿年夜夜好眠到天明

2012
07.11

教書不到十年,我的閱歷不夠久,事業亦未有成,人生觀察也不夠深刻。日前畢聯會邀稿,希望我從「給畢業生的一樣特別禮物」的角度出發撰文。給畢業生的禮物,在我想像中一定是要很有意義、能讓人一輩子都受用的東西。可是像我資歷尚淺的老師,能給出什麼偉大的禮物呢?

告訴同學如何成就事業?自己尚未有成,實在不夠格。告訴同學如成就姻緣?一個從大一開始跟一個女友交往直到八年後結婚的傢伙,除了「忍字訣」外似乎也沒什麼厲害的招數可傳授。告訴同學怎麼賺大錢?如果我賺錢的功夫了得而且很在乎錢的話,我今天應該不是做這工作。

那麼,這樣一個還不偉大的我,到底能給出什麼偉大的禮物呢?我苦惱了很久。有一天想到雖然我不偉大,但若說到人生中超級懊悔的事,這我總是有的。如果能讓同學以後不要跟我有同樣的懊悔,這何嘗不是一份厚禮呢?幾經考量,我決定把一個隱藏在心中二十六年、非常不光彩、懊悔至極的故事,告訴大家。目的,是希望大家未來不要跟我有著同樣的懊悔。(在撰文前,我決定跟班上的同學說了這故事,那是二十六年來第一次。這篇文章,則是第二次。)

小學的時候,我唸的是台科大後面的公館國小。公館國小是非常棒的學校,班級少、人數也少,號稱是台北市的森林小學。在我念的時候,有不少同學是台科大、台大、和民族國中老師的小孩,所以課業競爭頗為激烈。曾有過某次段考,兩三位同學滿分並列第一,其競爭激烈可見一斑。

在班上成績,我一直都是第一、第二。在同學心目中我就是好學生的化身。直到小學六年級那年,老爸要去美國擔任訪問學者,我們全家一起去美國生活一年。離開前跟國小談好會回來參加畢業考,跟同學們一起畢業。為了怕之後進國中跟不上,老媽把小六的課本、習作都帶去。在美國那年,除了美國的課業外,也同時修習台灣小六的教材。

很快的,一年的時間過去了,我回到了公館國小。能跟朝思暮想的死黨好友重逢,歡喜之情自不在話下。過幾日畢業考開始了。考數學,沒問題!考自然,piece of cake!考國語時,完了,有個字想破頭都不記得怎麼寫。到現在我都還記得非常清楚,那個字是困難的「難」,想來還真是諷刺!不會寫這個字的話會被扣好幾分。小學六年來都是考第一第二的我,怎能在最後一次留下難堪的紀錄?虛榮心作祟的我,竟鋌而走險,把手伸進抽屜裡。在同學鉛筆的沙沙聲中,偷偷翻著書,往下偷瞄。我的冷汗直流,心臟快從口中跳出來,心中不斷OS:怎麼那麼難找?翻著翻著忽然被我找著了!把「難」填上了考卷後終於鬆了一口氣,從容的交卷。

過了幾天,成績公布了,我是第三名。一群死黨好友們簇擁著我,七嘴八舌誇我好厲害,一整年沒上課還能考第三名。當時,我完全高興不起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一個人拿到不屬於自己該拿的東西,是得不到真正的快樂的。突然間,有一位家裡環境困苦、課業表現很不好的女同學,走到我們旁邊。她淡淡地說了一句:「我都看到了喔~」。其他同學不知她在說什麼,我聽了卻是肝膽俱裂。以為天衣無縫的事情,沒想到竟然被人看到了!我的死黨問她說:「你看到什麼?」,她說:「我看到他偷翻書!」。此時我臉色蒼白,不發一語。可死黨們卻群情激憤,你一言我一語:「妳在胡說什麼!」、「他是好學生怎麼可能作弊!」、「妳是在嫉妒吧?」、「嫉妒人就隨意中傷別人?真有妳的!」

我萬萬沒想到情勢會如此逆轉!但在當下,我,沒有勇氣跟死黨們坦承她是對的。我只是不發一語看著她被其他同學一句句地責難,心中祈禱著事情不要鬧大。所幸此時上課鐘響了,大家回座位上課,後來也不再有人提起這件事。我心中非常慶幸事情就這麼落幕了。之後畢業去唸民族國中,一路順利的進建中、台大、美國留學,最後很幸運的回台大做我最喜歡的工作。

可是這二十六年來,有著數不清的夜晚,我在夢中回到了當時死黨們責難女同學的場景。她那啜淚、紅著眼眶、不甘願的神情,我永遠也抹不掉。二十六年前雖然我過關了,但是害沒做錯事的人因我無恥的錯而被眾人責罵,那良心上的譴責,是我一輩子都掙脫不了的。特別是我當老師後,每當告誡同學不要作弊和作弊的可恥時,心裡總會浮現出那位女同學的臉。她的眼神,彷彿在無言地控訴我:「你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這就是我二十六年來不曾告訴別人的故事。雖然不光彩,卻是我所能送給各位的最好禮物。各位未來的人生,一定會碰到各式各樣的試煉。我真心的想告訴大家:不要作弊,不要取巧,一切就憑自己的實力吧!靠作弊得來的功勞成就,你得到了也無法得到真正的快樂。這跟洋洋得意開著天價跑車炫赴的富二代,有什麼差別?作弊得來的成績、靠富老爸買的跑車,都一樣不是靠自己得來的東西,是有什麼好得意、好驕傲的?

一個人或許可以騙的了全世界,但是卻騙不了自己。你幹了什麼勾當,你自己都看的清清楚楚。或許在當下你可以昧著良心做事,但是你的良心是不會放過你的。它,往往會在午夜夢迴中,或在你道貌岸然之際,偷跑出來大口大口地囓咬著你的心。你逃不開,也躲不過!

即將步入中年,我有著很深的體會:人對於過往做錯事的悔恨與羞恥之情,會隨著歲月而放大。年輕時不覺得怎樣的錯事,往往年紀大再回來看時,才發現自己傷害了好多人,內心充滿著無比的懊悔。對於即將畢業的各位,我只想跟你們說:這世上再大的榮譽、成就,都不值得你出賣自己的良心。願我台大同學離開校園之後,所作所為都能對得起自己良心;人人都能廿年夜夜好眠到天明,不被冷汗驚醒。

這,就是我想送給各位的禮物,願你能好好收下…

臺大電機 葉丙成

(Welcome to share…)

Share

Tags:

Comments are closed.


total of 239177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