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說起當助教、老師的工作啊(一) 已關閉迴響。

說起當助教、老師的工作啊(一)

2013
03.30

2000年我去密西根大學念博士,在2001年時當上助教。密大的助教很多都是要上討論課,很多都是老師給助教一些講義或是作業題目,讓助教去講解。

我當了助教之後,老師也沒有規劃要我講什麼,他叫我隨意。為了做好這個工作,我開始跟
課。這一跟就跟了四學期。同樣的課,四個學期,一百三十六堂課,我沒缺過一次。在每學期的跟課,我去觀察老師這學期教的快還是教的慢,哪裡教的清楚哪裡比較不清楚。我會在我的討論課去幫他補充。

密大的規定,並沒有要求助教跟課。

一般的助教都是跟老師要講義、要材料、要題目讓他去講解。我從來沒跟老師開口要東西。我自己從頭設計一套講義,那講義有系統的介紹我自己對於那門課所悟出來的種種秘技,對於學生理解跟解題非常有幫助。這套講義恰恰跟老師那滿滿都是證明的講義,形成完美的互補。學生對於我的講義驅之若騖,我的課大家都不敢缺課,深怕拿不到我的講義跟我的講解。

密大的規定,並沒有要求助教要自己發展一套講義。

有一年在我跟指導教授meeting時,得知他下週要出差去開會。我問他那他教的機率課怎麼辦?他說只好停課,以後有機會再補。我當下跟他爭取,請老師務必給我這個機會,這一整個禮拜的課交給我,我來幫你教。老師看到我這麼積極,就決定讓我教。這是我第一次站在課堂上講授正式的課程。我花了許多心力去準備,第一堂課學生完全沒有反應,超冷。我心裡超難過。朋友安慰我說外國人來當助教,教的不好是應該的。可我真的很不甘心!第二堂、第三堂加倍努力準備,終於得到學生很棒的回應。我也因此得到了獨立教授一門課的自信!

密大的規定,並沒有要求助教要幫缺席的老師補課。

2003年,我當助教的那門課,原先預定教課的老師沒辦法教了。系上找上我,問我能否幫系上教這個課。我連想都沒想,就說沒問題,交給我吧。那一整個學期,我真的是快累趴了。 系上付給我的是助教的薪水,可是我做的是一個教授的工作。但我做的很開心,因為英雄缺的是舞台,不是缺薪水。多虧我之前當助教時自己撰寫講義、開發教材,所以我教這門課的時候,有充分的能力可以備課,教的很扎實。學生給我非常高的評價。自此之後,到2005年畢業為止,我都是當系上的講師,又幫他們開授另外一門課。這些課後來也都成為我回台大電機之後開課的重要素材。

密大的規定,並沒有要求助教要幫系上當講師授課。

在那四年的時間中,我做的事情,遠遠超過學校對我們助教所預期的。我所做的事情不是他付給我的那一點薪水所買得起的。可是我在那四年,過的非常快樂。我每學期最期待的就是學期末,要打開系上給我們的教學評鑑的那個時候。每次打開教學評鑑,看到許多學生講「Benson, you are the man!」、「Benson, thank you so much. If it were not you, I would…」。能夠確切的感受到我自己的努力讓好多學生學的更好,學的更懂,那種快樂,直到現在,都是我沒辦法戒除的上癮症。

日常老法師說過:「教師是世界上最好的職業」。黃俊傑老師也說過:「教師是提昇生命的偉大志業」。作為一個工作,教師是這世上最好的工作。不是因為它是鐵飯碗,不是因為他有退休俸,而是因為我們真正有機會去影響許多人的生命,讓他們變得更好。能夠去幫助別人的生命提昇、進步,這世上沒有別的工作比這更珍貴了。這也是為什麼雖然業界薪水比教授薪水高好幾倍、學生碩士一畢業薪水就比我們高,可我們還是有許多人願意在學校內好好打拼。

我為什麼想教書呢?這就要說到我的父親了。(待續)

台大電機 葉丙成

(歡迎分享)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


total of 2368699 visits